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8

红袖倚袈裟

看《南闽十年之梦影》。弘一法师在家时真是洒脱之人。听到朋友尤惜阴要去暹罗,很想一道去,就一日准备好,一道去。从上海到泰国途经厦门,住进南普陀寺,和诸法师“相契”,就住下了,不再想去泰国。真是任意所之,羡慕啊羡慕。

 

其实弘一法师真性情如何我不得而之,不过断章取义。他的南闽梦影写的相当平实甚至寡淡,可能是出了家的缘故。我不过由此几句生发了去想象而已。

 

每觉羁縻甚多,大不自由。其实自由到底是什么也没搞的十分清楚。只是读到《雍正皇帝》时写十三爷胤祥英雄性情,心有所想身有所随,就觉得十分畅快。言必践,行必果,寻常看是美德,其实换一面看,那样一种挥洒自如从心所欲,是多么难得的风度,成本甚高,我辈凡人估计也玩不起。所以要谨言慎行。

 

越难得就越向往。

 

不只我向往啊。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二十五回让癞头和尚顶帖:“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辈。”苏东坡也喃喃“何时忘却营营”,金庸让令狐冲笑傲江湖,让杨龙隐居终南,都不过是想逃避现实。不过这是不可能消灭的矛盾吧。他们之前也都承受了超出常人的痛苦。

 

也许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做,又能养活自己就是一种自由。也许在规则之中游刃有余又坚持良心就是一种自由。也许能磊落的喜欢一个人也被人喜欢就是一种自由。

 

今天在超市找到一种汉波脆枣,很好吃。因为不太像枣了。

 

兔子通过了安徽的公务员笔试,近日来的好消息。希望她能顺利通过面试。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最坚强的女孩子,有理想有才华有担当。希望她幸福。我有时真有心灵感应吗?前两天特别想给她打电话,结果她真的在北京。可惜还是没见面,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去火车站赶往安徽去资格审查了。

 

最近我有些傻了,昨晚从教室回来走的很慢很慢,希望他也上完自习往回走可以碰到,结果当然没有。:)

赤子寇流兰

413日晚上,首都剧场看话剧《大将军寇流兰》。

 

7点半开演,5点半就乘公交出发,两套路线,选了先660而后814,(还可先319685)美术馆下车,本以为轻松惬意,哪想不能高估了北京公交,时间堪堪好。而另一拨儿北邮的朋友晚我和德洁20分钟出发,迟到了。

 

途经故宫北海,果然一派沉稳大气的皇家风范,老北京浓郁风情扑面而来,什么时间再专门来玩儿。

 

814挤得像张照片儿,很多人都是和我们一样去看戏的。

 

之前在网上看了下介绍,不料没在全集里找到寇流兰,误以为是根据《裘力斯凯撒》或者《辛白林》改编的,到了剧场发了剧情简介才知道这是莎翁晚年的著作,争议颇大,竟没收入全集。先锋导演林兆华,又是摇滚乐队配乐,据说这一改编也是,争议颇大。指数级争议的戏,倒挺吊人胃口的,也很多人是冲濮存昕来的。

 

看完之后却没感到有多么离经叛道,或者至少超出常格,因为我对莎剧和话剧都不熟悉,平时就听摇滚,耳朵也挺受用,乐队挺不错的说。但觉挺好看。莎剧,只看过《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有《第十二夜》。外加一好莱坞大片《恋爱中的莎士比亚》。坐在剧场看话剧则是头一次。

 

以前和七七闲扯时也聊到过莎剧,她看的比我多而觉得莎剧剧情过于简单,人物不可理解。其实我觉得七七是因为用小说的眼光要求戏剧才会有这样的批评。小说或有曲折幽微的心理描写,或有丰富奇绝的故事情节,戏剧和小说很不一样。她更形式化,更有象征意义和寓言性质。小说可以具体而微,而戏剧是从人生百态中抽象出一般,借一个典型的故事来影射人世,具有更强烈的“载道”功能。故事是骨架,要看血肉,乃至皮相,当然还要看思想。莎剧还是戏剧中的绝世美人。看那些台词,这个老狐狸真是太有智慧。

 

我看寇流兰,看到一个赤子。不晓得作伪,却被愚昧的世人误认为骄傲。其实看他那么厌听奉承和吹捧就知道,这个人怎么会骄傲。他为国家立下功勋,只是因为他喜欢,只是因为荣誉是他的生命。一个羞于展示伤疤的战士,一个立下绝世战功而不屑开口宣扬的将军,竟被冠以骄傲,那是风骨,是气节,是高尚。

 

他是一个最傻因而最高贵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审时度势,都知道用自己的舌头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他不屑。他还是看错了奥菲狄乌斯,一个他尊敬的敌人,一个最后要他命的人。他曾说过奥菲狄乌斯是一个高尚的人,“如果我不是我,我愿意我是他。”但奥菲狄乌斯远远不如他,因为他的虚伪和嫉妒。他也不理解他的母亲,她从小培养他成为最强的战士,教他成为一个荣誉重于生命的人,但在气势汹汹的被卑劣的护民官煽动的群众面前,她又强硬地命令她的儿子投降,虽然仍是那么威严,但已经显露出虚弱了。

 

他是一个孩子,不理解大人世界的游戏规则,在战场叱咤风云,却不理解也懒得理解人心的波谲云诡。所以他像孩子一样冲动,被放逐以后竟背叛祖国和敌人联手要消灭那些对不起他的同胞,就像小孩子,我不和你玩儿了。但他始终是个有良心的人,梅南纽斯以故人之谊劝他放弃灭掉罗马的念头时,虽然他避而不见,但已经开始动摇;等到母亲和妻子到来,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他终于倾向了祖国。这时,他就像个小孩子,冲着奥菲狄乌斯喊:“我的好奥菲蒂乌斯,我决定放弃进攻罗马了。”然后就雀跃着和家人一起回去了,那么迫不及待。他没有看见奥菲蒂乌斯阴沉的脸,他简单的以为我不干就不干了,他不知道他只是伏尔斯人手中的枪,名义上和奥菲蒂乌斯同为主帅,实际只等灭掉罗马他也要被藏被烹。毕竟,他杀过那么多伏尔斯人,他的称号:寇流兰大将军,是伏尔斯人和奥菲蒂乌斯永远的耻辱和伤痕。更何况,和他一时瑜亮的奥菲蒂乌斯早被嫉妒蒙住了眼睛。

 

所以他必须死,尘世不是他这样高贵的人久待的地方。

 

…… ……

 

演反派应该是挺讨巧的事情,那两个演护民官的演员把卑鄙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他们是优秀的演员。所有演员都很不错,也很辛苦,他们做了很好的工作。

 

总之很不错,值得推荐。

 

可惜晚上10点结束,回到宿舍要转地铁再搭出租,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找到伴儿一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