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8

如果的事

那些心情,心事,心思,稍纵即逝。

生命太短,爱情太美。

有时候活的太清醒太理智是不是也很浪费,想做些疯狂的事证明存在。如果非要做出选择,宁愿爱人,而不是被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存在,感到“我”是我,不是可有可无的,不是没价值的。

不知道怎么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宁愿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温文腹黑,温柔决绝,温情冷漠。

我爱的人好像也都是这个样子。

爱一个人其实本质还是在爱自己吧。起码我是。

古龙先生对女人有可怕的了解,参见《大沙漠》石观音。

总是被无望的爱情感动。总是喜欢上不可能的人。总是在那些镜花水月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可真的想得到么?得到那一刻是不是就会失去同样珍贵的东西?

呵呵,又听范玮琪和张韶涵的《如果的事》。突然涌起很多情绪。总会有那些该死的音乐来触发那些隐秘的情感,沉渣泛起。明明想的很明白,明明知道世间太多事不可强求,可有时偏偏就想强求,就想问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就想向某个人说些傻话。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你也是喜欢我的吗?

他们都觉得对你狠才是对你好吧。也许他们是对的,可那些伤心和隐痛却并不因此而少呀……

长袍长发长长耳环的范范,世间如此美好的女子。

喜欢她。

如果你已经不能控制,每天想我一次,如果你因为我而诚实。

以上是《如果的事》送给我这个周末的心情:)

Living the dream,a1,五年了,让我念念不忘的歌今天找到了。我听过的最深情的最真诚的歌之一,不知怎么想到了《诗经》。质朴优美,患得患失,好像看到一双满含热望的眼睛,多少欲说还休,委婉低回。暗恋就要如此隐忍而疯狂吧,是那种冷静的疯狂,阳光下所有事都正常的不像样,而你隐秘的心思,千回百转的念头,要逼得人发疯。还要装!

I stood here watchin’ while it only happened to friends

Now I don’t have to pretend……

开头那一声叹息……

遇到那人,都会觉得似曾相识吗?

宝玉笑着说:“这个妹妹我见过的。”

黛玉心下大吃一惊,因那人眼熟至此。

Is this your first time too? It’s like I’ve known you in some other lifetime, we’re part ot the great plan……

最初的最初,所有的遇见开始以前,

Where have u been all of my life?

喜欢上一个人,一树一菩提。

边都摸不上的胡说

看了看《写在人生边上》和《围城》,钱钟书先生太机智了,看人看事都太透了。不过还是喜欢不起来。书自然是好书。句句有出处,拐着弯儿的说话,密度那么大,让人喘不上气,也不敢出大气儿。他谦逊着又睥睨着。

太精英了,太抖机灵了,即使这机灵是真机灵,未免减了几分真诚。

还是喜欢鲁迅先生。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是为文,也是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