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9

断食日记(二)

看蜂蜜幸运草到凌晨两点,绒毛生病答应煮粥给她吃,淘好了米,闹钟定到六点。
九点多起床。
早上吃粥和干丝。继续看蜂蜜幸运草。德洁的美女同学十二点多到,到的时候正在吃丝瓜炖豆腐。然后继续电视剧,期间吃了一个苹果和一包脆美思手指饼。一边听她们聊天。
看到下午五点终于不支,睡去,德洁两人出去逛清华北大。醒来6点50多,房间幽黑,思绪纷乱,半睡半醒到7点半挣扎起。喝豆浆500ml,枸杞若干。
果然我疯狂喜欢任森田。这个关心每一个人的神经病,需要被每个人关心的寂寞鬼。善良,一眼看到别人的内心,用自己的方式(虽然有用但匪夷所思兼旁门左道欺师灭祖且不愿意被人知道)帮助身边的人,惧怕被别人看透,怕面对自己的真心。好像我哦~~可是可是!我不是天才!
看这个片冲着彭于晏,不知道还会被这个片子感动,那些流水帐一样悠长无聊痛苦的校园岁月,当知道那是最珍贵的时光的时候它已经加速度逝去,而我们也各奔东西再也不会相聚。
最近我喜欢的艺人好像都在闹解约,陈楚生,彭于晏。唉生活真不容易,不论是表面光鲜的生活还是一看就心酸的生活。

断食日记(一)

无非是为了减肥。

早有此意,但老是懒懒的,身体也一直有小毛病,这几天清明假期,春天终于来到北京,紫玉兰和广玉兰端庄盛开。运动又好像抑制我的食欲,尽管有相反的效果作用于德洁;又适逢农历初九,据说可以配合什么新月和满月的天象 ,所以所以天时地利人和。
弘一法师在家时断食,后来终于出家。他的断食日记质朴趣致,我只有欣然仿效。只是士大夫毕竟不同,断食还有“闻玉”为之护法,多么红颜知己型的名字;断食七天间,又有雪子(旧情难了型)来书若干次,均是红颜护法代收转告,想来法师也没看,男人如果心狠起来,唉那就不要提。法师断食时做了什么呢?习字,刻印若干方,内省。我也喜欢上了刻印,刀春节时送给了兔子,新的还没买,已欠下印债若干。自觉还有些天赋。
饮食大概是这样的:早起蜂蜜水两杯,麦包一个,枸杞若干,苹果一只,然后洗了好多衣服哦,两件冬天的厚衣服,洗的腰都断了……十一点多吃了两片消化饼干,梨子一只,上网看天籁纸鸢的小说,两点多吃了鸡腿菇和杏鲍菇和豆腐炖的一大碗,本来打算做两顿的结果太好吃了就不小心吃完了,惭愧惭愧。4点又吃消化饼干两片,和德洁一起去浩沙,跑步5Km,去上跳舞课,教街舞的小孩长发而干净,终于可以花痴了。觉得会跳舞的人都好聪明啊,唉,记不住步子。
昨天我宣布断食时的德洁说来做我的护法,此人中午去逛超市买了一斤排骨回来,还塞火腿肠给我吃,幸亏我党性坚强拒绝了……恶劣~
内省的内容:觉得现在对什么事都不上心,心不在焉,懒得投入,老是怕做了笨工夫冤枉,其实哪有不做笨工夫就做成事情的道理,做事情还一再推诿,一拖再拖,行动力奇差……做事太中庸,什么都差不多就行,不求极致,不认真……今天就内省到这里。
他老说他是个和尚,唉可能我先成了比丘了……断食清心,是不是也可以把他清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