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9

一个人的巴黎公社


俗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未完待续》偏偏非让你带样东西再死,不然还死不了了,那就一直活着呗。只要别在乎那个时间的刻度。可是每天都只是一个片断,你明知道延续不下去,而且那个秘密,和死神的契约,足以压死任何人。这样过一个国庆长假都会疯的。习惯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其实我们真实的日子就是这样,但因为会一直延续,有些日子又被标上了生日,纪念日,情人节等等好标签,显的不那么一样,好些希望的微光足以支持我们生活下去。从今天起我要重视节日了。以前的24年我对它们嗤之以鼻,对从6月起就盼十一的人嗤之以鼻,其实是我愚蠢。纪念日是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每次看《精品购物指南》《青年周末》里那些貌似琳琅满目的周末项目,那些争抢观众的档期大片,商场里那些堆积如山的商品,尽管我可能一样也买不起……大多数时候我还是挺有兴味的。但总有那么些时候,我觉得它们那么空那么空,它们都是同一张乏味的面具,涂满了油彩,经不起雨水的冲刷。密匝匝的广告背后,都写着生活的逼仄和空洞。它们带来的快感也那么容易消逝。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事业?什么是健康?

这是部好话剧,虽然它那个反智的结尾不可避免的庸俗化,好莱坞化,大团圆化。但那不是它的错,这超出了编剧的范围。因为要给出个答案,太难了。聪明就在于它没有给出答案。能提出个好问题就不简单了,干嘛非得给答案?给答案这种事在有信仰的人就是上帝的事情,在我等没信仰的人就是,反正你给别人答案就是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丈八的烛台照的见别人照不见自己。

有时候想,好好过日子得了,想那么多干嘛?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吗?干嘛那么不知足?即使不知足也应该懊悔自己浪费了时间,干嘛要看环境啦时代啦社会啦……不顺眼?剧中有一句话:“……你不能死,你要死了,这(指剧中剧)也和生活太他妈一样了!”生活被过成了这样,即使差强人意但也可以过下去,伴随着许多抱怨和无厘头,是因为这种生活符合逻辑吗?是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太荒诞所以我们可以发笑因而就可以忍受吗?是因为选择太多吗?是因为其实没有选择吗?是因为我们怕让别人失望吗?是因为我们已经不对别人抱有希望了吗?是因为我们太贪婪吗?抱怨一种生活是容易的,虽然抱怨会更加磨损我们的神经,从而更容易抱怨。但设计一种新生活是困难的,需要巨大的勇气。真希望我有这样的勇气,去创造一个人的巴黎公社。

演员太赞了。看戏的时候让大家那么HIGH,散场以后扎没扎到你另说着。他们很累,天天这么调动感情,每个人要扮演好几个角色,是人不是人的都有。而且因为这个戏的表演形式挺创新的,所以他们也消耗了巨大的体力(光一句“这时死神出现在茉莉面前,他是飞进来的”,就让所有人累的不轻)。三个小伙子俩姑娘,很棒!看话剧比电影最让人感动的就是最后谢幕的时候,有一种老派的礼节和优雅,观众起立鼓掌,彼此都感到受到了极大的尊重。

不管怎样,创造总是快乐的事。能欣赏别人的创造也很不错,赶紧利用学生身份付出比别人少的银子去欣赏一样的创造。尽管我们的座位在二楼两侧的酒吧凳上,居高临下的斜视其实别有风味。

8月21日晚东方先锋剧场话剧《未完待续!!》观后,是以为记。

我和徐子航

生平害怕靠近婴儿,但觉他们很可爱,但我都本着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柳下惠精神,爱而远之。但世事难料啊,7月底我刚刚沉浸在被放暑假的激越心情中,我亲爱的舅舅来了一个改变我一周(!)命运的电话:“小雨啊,你姐姐在家带孩子挺寂寞的,你来陪陪她成不?”翌日,我拾掇了一个小包袱就颠颠的跑回郑州,从此开始我为期长达一周(!)的小保姆生涯。

说起来我和我的外甥称不上素昧平生,他十分钟大时我们曾有一面之缘。彼时他体重3075g,红红的,小小的,皱皱的,最重要的是他眼睛似乎没睁开,因此不记得他唯一的小姨是可以原谅的。而我旋即踏上北上的列车,心潮澎湃的想:刚出生的baby真不能看啊~

此番再见,双方都意外的平静,真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孩儿大十八变啊,小家伙趴在床上,穿着粉嘟嘟的连体婴儿装,用皂白分明的剪水双瞳严肃(他严肃是因为他还不怎么会笑,笑也是要学的,晓得呗?!)而好奇的看着我,wow~我只能辞穷的说——好可爱啊~~~(有照片为证!),小手抓住我的一根手指头,小脚丫就像胖胖的水饺一样——把我一颗坚硬的老心都化开了,我姐在旁边一副母爱要溢出的样子,打断我们久别重逢的无语凝噎:“诺诺~~这是小姨——”我很激动,想夸他两句,脱口而出:“好像个小女孩啊——”唉,从小俺娘就说我不会夸人,果然知女莫若母……幸亏我姐知道我一贯的德性,笑着说:“都说我们诺诺长的秀气~~你看像我还是像你哥(就是鄙人的姐夫,下同)?”这真是千古一问,堪比天问,我搪塞过去:“当然像你啦,这么白——咦?嘴巴有点像我哥。”我姐遗憾的说:“就是男孩子嘴巴太小不好看,都怪你哥!”

对,我的外甥,大号徐子航,小名诺诺。哼,想当年我姐怀孕的时候,整天威逼我给他取名字,美其名曰帮我复习汉语。第一次接到命令时我正对着一块花花绿绿的电路板,一哆嗦想就叫徐与非吧!马上惨遭否决。随后我就有了取名强迫症,看到任何汉字都想想跟“徐”是不是搭配,念起来顺溜不顺溜,亲切不亲切,气派不气派,独特不独特,大方不大方,个性不个性,皇家不皇家,吉利不吉利……还拼命去翻唐诗三百首,唉,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剑到用时拔不出啊。我先后慎重考虑隆重推荐过徐庭训,徐欣意,徐佳节,徐幼荪,徐朔方,徐家桢,徐层冰,徐振豫(好吧,这个是我在开玩笑-.-b),徐仰稽,徐司长(-.-bbb)……此处省略不知多少字,不提了,满纸堂皇言一把

辛酸泪都云小雨痴谁解其中味。说到解其中味,还真有人解。著名的静蕾小姐的博客有一天!竟然!说要给她侄子取名字!满满一页现成的名字!我登时如获至宝~

当然了,折腾到后来真是我复习了一把汉语,那些名字全部落选。我姐是这个意见:“小雨啊,你作为一个80后,取的名字怎么都跟老头子一样八股兮兮的?点儿都不时尚——”

那徐子航是谁想到的呢?是一个和尚!不对,上师!孩子的爷爷奶奶去了五台山,顺便请大师给取的。不得不说这个和尚确实与时俱进,这名字就跟网络小说里的男主角似的,我真是自愧弗如,暗恨穿越文看的太少如今技不如人。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受教育了。本来我自己是三个字的名字,所以格外偏爱两个字的名字。什么?四个字?太高调了不予考虑。但郑州的户籍机构竟然以两字重名太多为由不给两个字的名字报户口,真是考虑太周到了,我咋就想不到捏。

如今诺诺三个月了,体重6.2公斤,身长63cm,在同龄孩中算瘦高身材。他妈妈和我于是眼冒桃心的憧憬诺诺长大当个男麻豆,这种想法可以理解的被他姥爷姥姥目为不经之谈。而他爸则乐呵呵的说:“他能长到1米9就行了,我小时候就想长到1米9,可惜没实现。”

就这样,我跟诺诺迅速熟悉并彼此喜爱起来。小家伙离不开人,必须有个人在他眼前跟他说话,一看不到人,马上大哭表示需要关注,这导致了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小姨我必须轮班吃饭,而且他妈妈吃不了几口就要暂停去哄孩子。因为有时是谁都可以,这时我们这些人就滥竽充数竞争上岗;有时必须是特定人选,你来我还不要呢,我们挑着呢,挑人一般是发生在晚上八点多他情绪最低落最困的时候,这时他的哭声极具穿透力,显示了他非常达标的肺活

量,除了他妈妈谁也不认。而且,虽然年纪小,行动不便,语言不通,但诺诺不甘躺在床上白吃白睡被当小猪养,他积极要求学习,去认识这个大千世界。学习的方法就是当他吃饱睡足之后,被大人抱着散步,而且随着他慢慢长大,他从一开始只要能粘在大人身上就很开心发展到对被抱的姿势有所要求,喜欢被竖着抱而不是小时候(……)的横着抱,看来直立行走已经刻入我们的基因呀。抱孩子我现在已经是一把好手了,就比方说竖着抱吧,动作要领是两手抄在孩子腋下(能感觉到他非常柔软的肩胛骨)把他从床上或者婴儿车里提溜起来,然后把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迅速的,一条胳膊托住孩子的pp,另一条胳膊揽住他的背部,托住他的脖子,据说七八个月大的孩子脖子长硬了, 而且自己的胳膊可以抱住大人的脖子,就更随意了,但是七八个月大的诺诺估计都十七八斤了,我这把老骨头抱不了几分钟就不行了吧?现在他十二三斤,他妈妈累的已经整天嚷着要去烤电了。

横着抱呢……这个我还真的没学会,难度系数太大,嘻嘻。

抱小孩非常奇妙。信任感真的能感动人,简直能净化人(都看过《宝贝计划》的吧?)。尤其是被这一个小小软软的婴儿依偎、信任。我第一次抱诺诺,他很乖的不哭,我正夸他不认生呢,我姐说:“他太小了还不认人呢”——原来不是我的亲和力强呵呵。他的小手刚学会攥东西,他一定会攥着你的袖子或者领子来获得安全感。他的小脑袋拼命往旁边转,想看新鲜东西,抿着小嘴,表情很严肃,有时皱着眉头,他在思考。这时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敬畏之情。他的眼睛特别喜欢红色,条纹,花花朵朵,就是对比强烈分辨率高的画面。如果你穿了件条纹的或者印花的衣服,你就成功的吸引了他的眼球,他会一直一直盯着你,哪怕正在吃奶,也会百忙之中尽量瞅着你。有时他会咧开小嘴无声的笑,前面不是说了,笑也是后天习得的吗?三个月的baby还不会笑出声,有时梦里会超常发挥一下,笑出声来。不知道三个月的幽默感是什么样的?小诺诺,梦里有什么开心的好玩的事情哪?高中时看过一部法国科幻《蚂蚁三部曲》,贝尔纳.维尔贝尔著,来到人类世界的蚂蚁大使搞不懂人类的三样东西:爱情,艺术,幽默。后来待的久了,它懂得了前两样,幽默是最后才明白的。小诺诺,你一百天大时就有了幽默感吗?我们这些大人做了什么让你发笑哪?哈哈,我也知道我们有时很可笑的。小姨希望你终生保持它,这是宝贵的东西呀——

孩子认识世界不光通过眼睛耳朵,也通过嘴巴的。诺诺刚意识到他自己有手,经常把手的三个指头放在嘴巴里嘬,还嘬的啧啧作响,老开心了。更过分的是吃奶的时候他都会突然把手塞进嘴巴里,弄的奶水流了一脸。再长大些,他知道自己有脚丫子了,会努力嘬脚丫的,真期待~

看电视剧的时候经常听到大妈对着不争气的孩子哭诉:“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照顾诺诺时我惊恐的发现,这是真的!当他穿着纸尿裤的时候,他偏偏不拉不尿,当他脱掉纸尿裤透气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发生了。我姐悲愤的说她的床单就没干过。更搞笑的是,有时他自己尿了,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会把自己吓一跳。有一次诺诺正在盆里洗澡,这时大家看到了一道彩虹……然后我姐淡定的说:“没事儿,童子尿。”接着洗接着洗!

我刚来的时候小诺诺12斤4两,等到我走的时候,也就是一周之后他已经13斤多了,而且多了一样可以拿来炫耀的本领——翻身,没人抱他的时候就自己趴在床上勤奋练习,有时压住了自己的胳膊抬不起头来,我们就帮上一把。而且他很享受趴在床上仰着脖子的那个pose, 小腿乱蹬,姿势很标准,是在往前爬,只是时机还不太成熟,仨月后应该真的能往前爬了。在他面前再放上一只数码宝贝皮皮熊唱歌给他听,就更完美了,有时我想他大概把皮皮也当成了一个人。每次他在东北出差的姥姥姥爷往家打电话,我们都很得意地说:“诺诺会翻身了,回来翻给你们看啊!”这是大家的成果啊。

孩子闹的时候那个噪音哪,尤其是你哄也哄不好的时候,真是让人抓狂,百爪挠心。但他乖的时候,看他纯真的大眼睛盯着你,小手那么轻那么软,抓住你的一根指头,嘴巴里咿咿呀呀发出可爱的声音,他的小腿小胳膊都嫩呼呼又圆滚滚,又很有力的摆啊摆蹬啊蹬,你就会陶醉了,觉得就这样看着他真好,看不够,尤其是当那个小鬼是你的外甥的时候……

我走那天正好是诺诺百日,谨以此文代表这个世界尤其是小姨我对小诺诺徐子航的祝贺。玉照请看相册,拙文实在描述不出他的可爱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