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9

大后天,无悬念

 刚去看了《2012》,此前没看预告片,但在10月的《电影世界》上补习了点儿背景知识(该期同时还介绍了詹姆斯卡梅隆的神作《化身AVATAR》,以至我妄图从图书馆盗窃杂志,未遂),“2012年12月21日,黎明将永不到来……”,真妙,我当时就想看来我顶多延期半年毕业,也许该叫肄业-.-bb

    这部片子电脑特技确实漂亮,我边看边像刘姥姥一样心里嘀咕,这得花多少银子啊。波澜壮阔的世界末日景象,看的人心脏老提溜到嗓子眼儿打秋千,地震、火山爆发以及海啸都特别逼真,没有明显的硬伤。但是,注意了哦,这部片子只是一部工匠之作,而不是大师之作,最大的贡献最好看的部分就是那些特技,摩天大楼群,高速公路,成千上万的汽车大片沦陷,白宫,梵蒂冈大教堂,巴西70米高的耶稣像,还有航母被洪水无声地撕碎,总之就是整个现代物质文明被自然的巨手抹去,仅此而已。演员表现中规中矩而非可圈可点,笑点不多不少不大不小,值得表扬的是小莉莉非常可爱,萝莉控们一定爱死了。

    没有悬念。危机尽管四伏,但我们都知道最终会被化解,人物尽管众多,但性格单一,如果带孩子来看,不难回答千古一问之“好人?坏人?”。这还是一个小世界,他们最终会聚集到命运指引之地,而观众们都心知肚明,谁会活到最后,而谁会死去。

    表面看这部影片就像《后天》和《铁达尼号》的混血,但其思想性和对人性的表现都很机械,不及前二者任一。末日将临,直到21日的前两三天,政府还在拼命隐瞒事实,直到地表裂缝夺去无数人生命城池在几分钟之内永远消失仍在粉饰太平。民众依然被当做愚民,蚁民,永远被剥夺知情权,知道真相那一刻已经命悬一线,甚至来不及跟家人告别,来不及告诉在乎的人我爱你,更别提自救了。一个父亲依然只能靠自己的小聪明小运气和对孩子的爱来拯救儿女,而不是依靠花纳税人钱的民选政府。还有,女人永远最爱的是前夫,而现任丈夫尽管及格还是知趣的适时死去,留下原装的一家尽释前嫌大团聚。

    片中,早在2010年各国政府便对末日灾难有所警觉并启动了最高密级的应对策略,并不像对外宣传的那样,他们不像普通民众一样对末日预言嗤之以鼻目为无稽之谈。他们甚至不惜把嗅觉敏锐并且准备告诉民众真相的有影响力的人用暗杀的手段干掉,让我想起了经常形容国民党的一个词儿,白色恐怖。隐居在黄石国家公园附近的疯狂电台DJ也许因为是个小人物,可信度几乎为零,才成为了漏网之鱼,为主人公一家指引了逃生方向(而我看到他露出股沟的裤子猛然记起他是《诺丁山》里休格兰特的疯子室友,然后他就挂了。顺便说一句,他做的动画满有水准)。

    黑人美国总统选择最后留下来和民众一起迎接末日,我虽然有所触动,但觉得那是他应该承担的,这样做是正常的,若不,则是可耻的。近日刚读了薛涌的《美国人是怎样培养精英的》,他在《美国的新贵族》一文中提到,1950年代,统治美国的阶级叫做WASP,意即“盎格鲁撒克逊白种人清教徒”,是美国的建国种族。这种老派贵族“讲究行为举止、自我控制,责任和义务感非常强……老布什作为这个阶层的一员,二战时二话不说就自愿当了飞行员,严格遵循贵族的荣誉和义务来行事。二战时的许多富家子弟,包括肯尼迪总统的哥哥,就是这样为国捐躯。哈佛耶鲁的子弟战死沙场如家常便饭。”特权阶层在金字塔的顶端,理应承受更大的压强,而不仅仅是一味占有更多的公共资源。

    这个老总统看上去是被当做正面的政治家塑造的,其实他做了些什么呢?当卢浮宫博物馆馆长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时被暗杀,他的女儿质问他时他告诉了女儿“全人类中只有十几个人知道”的所谓绝密,而这本来是所有公民有权知道的。暗杀也是他默许的,直接用这种恐怖手段处理持不同政见者!也许最后他有一丝忏悔,但为时已晚,尽管“谁也无法拯救美国”,但他的方式仍是让人齿冷的。

    政府选择了什么?建造诺亚方舟。(编剧,你能更没有想象力一点吗?)选择所谓“基因优良”的人发放登船卡(那些被暗杀的科学家们应该拥有符合他们标准的最优良的基因)!出于物种多样性的考虑,长颈鹿,大象,犀牛,猩猩等等也被裹上了棉被用飞机吊着装进方舟。若你不幸没有拥有如此致命的基因或你生而不是大熊猫,那好,拿十亿来,欧元!而各国竟然都顺利的通过了这种方案,并且真的这样签发了登船卡!因为手握民众赋予的权力,他们真的相信自己有权选择别人的命运!

    关于这个,刘慈欣显然有和《2》片编剧不同的看法。在他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2.黑暗森林》里,全人类同样面临灭顶之灾,政府建造星际飞船以策逃亡的谣言蜂起。众所周知,只要地球装不了发动机变不成超级飞船,能逃走的人就永远只是一小撮儿。正是谁该走谁该留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因任何政党和个人都无权决定谁比谁更该有生存优先权,使得谣言只能成为谣言,各国政府明确规定,企图逃亡或宣扬逃亡主义是反人类罪。在刘蜀黍笔下,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经过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洗礼,人类中的多数必定会以更理性的态度生存。

也许编剧也觉得剧情种种浅薄牵强,所以片中丧失话语权(只有艾德瑞克强行发了一次言,避免大家变的更狗娘养)的正义小人物都发出过微弱的声音,总统夫人临终前天真的说应该让大家抽签,疯狂电台DJ的个人电台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实况报道,两个暗生情愫的年轻人,地质学家艾德瑞克和总统的女儿也质疑了发放登船卡的方式,但基本上in vain。艾德瑞克总是很生气,为能多容纳10个人的客舱,为第一个发现地壳异常的印度裔天文学家的死亡,但他一介书生,能做什么呢?这倒是反应了现实,政客的本性是如此之牢固,区区末日哪能撼动得了。

    总之,场面确实恢弘,足以让人屏住呼吸,并且无怨无悔的憋尿,深怕错过密集的毁灭瞬间。但故事并无回味,是一个平庸头脑编出来的,缺乏想象力的好莱坞故事,连最后的希望之光都那么苍白,发着日光灯管的廉价光芒。导演导过《独立日》,《后天》,此片也许在自己向自己致敬,几乎没有什么超越。不过比起国内的诸多不靠谱影片,都是一个价钱,还是该看这一个,起码有一个过瘾的周末。

    我室友曾自嘲说“我是放下碗就骂厨子的那类人”,现在我发现其实她说的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三体》系列被搬上大银幕,拍科幻大片还是很费钱的,唉~

近日书帐

之一

10月下旬和猫猫一起逛海图地下的折扣书店。我这个路痴终于搞清了海图有第三极书局和折扣书店两个地下书店-_-|||

我不买小说好多年,见到鲜红的“三折”牌子,就买了冯唐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和江南的《光明皇帝》,合起来12元RMB。冯唐实在是妙人,用老话说那就是天下才气曹子建独占八斗,看去就不是用功码字儿的,属于那种天生汉字儿对他亲的。江南坑神的这本书就太让人失望了,简直怀疑是他老婆写的,六块六都让我觉得不值,呔~

本来还看到玛丽雪莱的《弗朗肯斯坦》,最近天气不好,心情不好,不看这么阴郁的书玩儿。

一向喜欢小薄本儿的书,枕边儿多方便,胳膊举着不累,安全,看着看着困了也砸不疼自个儿的脑袋。于是看到质朴轻便的《湘行集》心里就很喜欢,沈从文的散文从来比他的小说对我胃口。

小宝的一本专栏集子《别拿畜生不当人》。平平。现在那帮人,真写大东西真不好看。写起序来倒是很精彩,被他们骗了。不过听说他的季风书店也颇开不下去,唉~原来开书店没有房地产赚钱哦~

中关村图书大厦里看到刀儿登读史,不愿买九折的书,还是在网上凑合吧。

之二

上周五中午(11.6)饭后散步(多么颐养天年的生活习惯),和毫毛一起去好久没去的豆瓣瞎淘换。其实不论我买什么东西结果都与初衷相去甚远,在书店更甚。本来看中杨天石的一本书,太厚。黄裳的一本集子也拿在手里好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放下了。最后就成了老六的《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其实我也知道专栏作家写的都是速朽之作,不过看的我乐呵呵。现在的人写文章流行这个调调,一定要调侃,一定要不羁,一定要混儿不吝,文化流氓之气息扑面而来,内心还一定要深情。十个文人九下流,还有一个是风流,如今这个比例要颠倒过来了。请看王小波冯唐这些翘楚。

晚上吃过饭又意犹未尽的过去一趟。最终不嫌厚的买了一本杨天石的《哲人与文士》,还有薛涌的《看美国人怎样培养精英》,这本是猫猫发现的,所以现在他处。有一本黑皮繁体竖排插图本的《儿童杂事诗》,周作人诗丰子恺画,我站着拿着想了会儿还是觉得好吃的不要一下吃完,过几天无聊了再来吧。不过那时可能存货告罄了,豆瓣的书卖的还是很快的说。米关系,不怕!当时店里有一男生一女生,是相当大的客官,买了360多块的书(豆瓣一般是5折),其中有一套上下册的克尔恺郭尔,好像两块绿砖头,我望而生畏,他们犹豫时老板说,这是今天刚到的哦,过两天可能就没了哦,看来抢手程度不亚淘宝皇冠店新上的韩国裙子,不愧是挨着北大的书店啊~

那个小男生很可爱,在店里旁若无人地跟小女朋友介绍书的版本和历史,以及作者的轶事八卦,相当内行,虽然声音有点大,但是那一刻他的自信必定爆棚Y(^o^)Y~

昨天在万泉河路过一报刊亭,购进九州葵花志,在这样一个多云的初冬天气,便于我扎进去逃避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