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0

福至

刚刚终于报名成功了12月19的托福考试。从研一就想考托,那时当然的还想考G,呵呵。彼时德洁一心想去上海考高级口译,书啊音频啊都齐备的不得了。且是她一心要读博,我想的是要么出国要么找工作,她整天就是策反我,“小雨~~读博吧!还可以住一起呢!”今天她已经在华为海思做白领了,而我也倏忽博二。

现在已经不想出国读书了,明白当时的我们太天真,科研不是谁都有资格做的,而出国读博是更艰辛的道路。只希望以后有机会去国外度蜜月,或生活一段时间,谁知道呢。而且我是无可救药的中国北方内地胃,虽然嚷喜欢汉堡披萨,前提是半月吃一次,天天顿顿多惊悚啊。在北戴河两夜两天,第一顿海鲜,兴高采烈意犹未尽,第二顿海鲜,兴高采烈意犹未尽,第三顿第四顿海鲜……我开始满街找煎饼果子,不敢想象进了超市满架巧克力的末日景象,没有豆干没有咸菜?哦买噶。

不明白考托福的心结从何而来。我一直希望学好英语,能领略英文原版小说的风采,能说一口圆润动听的英文。而不考试平时是断没有这个毅力去学习的。是希望考托福给我一个持续学英语的好习惯吧?跟哥哥说我要考到115以上,心里却想的是,满分。满分和其他任何分数都是不同的,正如第一和第二到第二的N次方是不同的,那是一种境界。但怎么敢把话说满呢,努力吧!

中午报名还闹了乌龙,抢考位几次都拥堵,一看到注册忙不迭的点了,然后才发现是12月11的。结果当时报名费还没到账,注册未完成。晚上顺利抢到了19号北航的考位,离宿舍最近,注册成功。

今天开始奋斗了呢!FIGHTING!!

美人

上普拉提课。课前看到一个年轻男孩子在转悠,有点儿诧异,这个班的操课鲜有男生。然后该小生扯了两个垫子到领操台上去了,原来是代课老师。很硬净帅气的男孩子。也就二十二三岁吧,对我来说真的是孩子了。扎手的小平头,五官很端正温和,穿着鲜绿色坦克背心,红色crocs布鞋,鞋后帮踩扁扁了,成了拖鞋。想起水浒里燕青的形容,一身雪练也似的白肉,所以如此大胆配色不觉突兀,衬的很。到底的健身的专业人士,虽然1米8几的身长,很瘦,但胳膊往后一展团团肌肉突出,只觉的颀长有力。

看优酷上的齐齐亚的眼妆教学视频。画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上妆之前的样子,中人之姿,眼睛不算大,胜在让人舒服,长的干净,邻家妹妹的样子。一步步讲解,用什么颜色的眼影,用粉状还是膏状,如何画眼线,在哪里提亮,带什么样的假睫毛,该不该用美瞳片……细致,但又不罗嗦,而且而且,声线温婉,不疾不徐,不是南方MM那种嗲嗲的,也不是北方美女的铿锵清脆,耳朵里像有一朵小羽毛在挠挠,很舒服。视频剪辑也见功,讲完一个眼妆,5、6分钟的样子,又清楚又不乏味。一向觉得女人的最高境界是温婉,齐齐亚很有点这个意思,是让人一见就放缓了声音说话的女子。

闷在20100825

北京真闷。真像一个大电梯。电梯里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房子,买房子,租房子,工作,抱怨老板,抱怨物价,抱怨地铁公交,抱怨堵车,抱怨午餐。然后电梯门开了,大伙儿欣欣然走了出去,很满意刚才那些泛泛的交流。
在站牌下等车,总觉得公车是一个怪兽,把一些人吃进去把另一些人拉出去,通常吃进去的总比拉出来的多。然后它也很满意地吭哧吭哧向前拱,快不了,路上的车都消化不良。有时坐在319路上层的第一排,觉得319把它旁边的小车啊呜吞了。
人那么多,但每个人都很孤独。如果你只能跟别人说浅浅的话当然会觉得孤独。话一说出来就会被误解,被扭曲的五颜六色,只能说最浅浅的话。午餐在哪儿吃?今天天气好?手机报上又说什么什么了。唉反正都2012了管他呢。
我好想只有90斤。我觉得和我的思想相衬的体重不能多于90斤。但好像我从来就没有这种形销骨立的形象,真是悲哀。我在不动声色的努力。同时鄙视那个中国奥普拉火柴棒。我看话剧,看最新的电影,看每天的手机报追踪新闻,看最新的时尚杂志,看商场的打折信息,我持续信息过剩。而每天跟我说话的人不外是,室友,男朋友。其实一朵蘑菇也不过如此沉默。

我知道我想要丰盛的生命。我应该说一口好英语,今天看8月的TIMES,吃力。但我会每天看下去。为了心中的那个我。那个我非常宽容,心中没有这么多藩篱,自由,自信,能领略不同文化的妙处,最起码听的懂脱口秀,看英文电影不用字幕。那个我很懂爱,有丰沛的爱,不怕养不好小孩子和狗狗。那个我经济独立,而且知足,懂得“你占有的越多,你被占有的就越多”。

看《悬崖上的贵族》,很奇怪跟鲁豫那次访谈的内容基本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原始文本,只得60多页。也不知道有多少文过饰非。现在我是一个很多疑的读者了,读书尤其是传记就像小狐狸过冰河。但还是读的很开心。要是真像书里写的,蒋孝勇真是男人的模范,蒋友柏也不错。本来我以为那就是极品男人了呢。他爹爹才是极品。他小时候他爹爹经常带他们全家出去玩儿,捉昆虫,做标本,好羡慕。我几乎没什么我爸爸带我和弟弟一起玩儿的记忆。后来一想,巴菲特比我惨多了,平衡了。还讲蒋经国临死前吩咐要开放党禁和报禁,还说“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令人深思。

每天最开心是跟哥哥讲电话。拨通之前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一开始说两人就像小孩子一样开始胡扯,好开心,一不小心四十分钟就会过去,狠心才能挂掉。哥哥好可爱的,本来以为我眼里他是苹果才这么觉得,但那次绒毛也说,他一说话就特别可爱~~

今天上午觉得闷开了个头写这篇日志,现在那个闷倒消散的差不多了。我跟哥哥说我想骑马立在天山下,想有人跟我谈论大地星空诗歌而不是房子工作男朋友,我想到哥哥在写代码时看到这样的短信是很迷惘的,就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做文艺女青年的男朋友不容易,呵呵,哥哥很汗~~

你飙泪了吗

7月26去看了大地震。上映之前就是铺天盖地的宣传,23秒,32年(其实76年至今已经34年,也许是为了宣传文案的对称?),声称自己是令人民飙泪的电影。导演说:“是正常人都会哭”。这种宣传让我警惕起来,可以说有些反感。我觉得被强塞了一种心理暗示,一种情感预设,哭吧,哭吧!他们都说。飙泪成了义务,作为一个女生,你看了不哭,你是不是太冷血了?!

这部电影当然还算不错,那是因为今年的其他国产片都太弱智了。以至于刚过及格线的电影都成了稀缺。细节处理的好,很认真,电影刚开始时很多道具都唤起了80后们的亲切回忆。妈妈穿的的确良裙子,在爸爸手腕上画手表,三分钱的奶油冰棍儿(要是当时爸爸给方登的是5分和1分的纸币就更亲切了,小时候我姥姥的手绢包儿里老是有一沓儿),擦痱子粉,铁圈儿电风扇,还有妈妈叮嘱“别绞了手”~~纯真的火热的70年代生活,有味道。

汶川地震包括玉树地震时,我都是看的相关的新闻报道,关注也很有限,其实是没什么切身感触的。电影拍的那个地震场景,真的是把我镇住了,那种人在自然伟力面前的渺小感,无力感,一下子出来了,也许电影表达的还不到真实情况的十分之一,但是我已经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冯小刚处理这个和那些国外的灾难片的气质不一样,具体哪儿不一样我也说不来,他处理的更朴素吧,也许是那个受灾的环境更朴素,更贴近我的生活经验,所以代入感很强烈,真的有一种自己的家园被毁灭,自己的乡里乡亲受了灾的感觉。那种隔膜,那种旁观的心态一旦没有了,自然地,你的泪就涌上眼眶。

原著《余震》我没看过,也许小说的内容太丰富,作为电影,就那么俩多钟头,能表现的东西很有限,而且文字表达转换成影像表达,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必然会丧失,当然也有一些文字无力表现的东西电影会处理的很好。所以编剧必须做出精当的取舍,这很艰难。从电影看,这个剧本是有点儿单薄的。两家人,三十年的生活,用几个片段交代了。跳跃度很大,交代的也匆匆,很平。也许有人说了,方凳养母去世,辍学,养私生子,跨国婚姻,这还平?方达从登三轮到开宝马,这还平?这些经历也许很丰富,但这个叙事很平,像他们的年鉴,或者一张简历。

地震对幸存者生活的影响,在妈妈元妮那里表现的最好,最具典型性。丈夫和女儿遇难,儿子截肢,她一边遭受着失去至亲的痛苦,一边觉得自己的完整简直就是罪孽。从济南赶来的婆婆忍不住发出“我儿子就是为了你才留在唐山”,她更觉得自己是偷生,自己余下的生命都是丈夫换给她的。所以她守着小破屋一辈子,为了丈夫和女儿的魂儿能找到家,条件好了,她也不愿意过宽裕的日子,住大房子,更不愿改嫁,因为她想捱苦,想赎那莫名其妙的罪,这样她心里才舒服一些。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妻子,中国母亲,是为家庭活着的一生。我想起我的姥姥,我的妈妈,她们没有经历过这样极端的人生,但她们同样是这样,好吃的理所当然先留给丈夫和孩子,家务活理所当然是主力,为了家庭理所当然放弃工作上晋升的机会和学业进修的机会,退休后理所当然当孙子孙女的保姆。她们的生命就消磨在琐细的家务中,也是一种充实和圆满,她们牺牲了自我而不自觉,但那是她们的价值和快乐所在。而且我相信如果真的有灾难发生,她们会毫不犹豫地把生存的机会先留给丈夫和孩子,这在她们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元妮才觉得丈夫和孩子死了偏偏自己活着是罪孽,除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女人还要遭受这种心理折磨,如果活下来的是孩子的父亲,他不会有这种负罪心理。鲁迅先生说过,中国女人有母性,有女儿性,无妻性,妻性是母性和女儿性的混合。诚哉斯言。但我们这一代以及以后的女性恐怕做不到为了家庭放弃一切了,也许不能说哪种情况更好,但时代是这样的。一旦意识到了自我,“我的人生是我的”根植于我们的价值观土壤,就摆脱不了了。

女儿方登从小就倔强好强,自己很有主意,她的性格一以贯之,她人生的每件大事,除了她无法掌握的,都是她自己决定的。她就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上一代的非常有自我意识的女性,而且童年的经历,让她觉得自己被母亲放弃,所以她也完全没有过依赖任何人的想法。其实很悲哀,一个女孩子在六岁的时候,就觉得妈妈也是不能依赖的,她这一生就不会再去想依赖任何人了,她不会从任何人那里希求安全感。所以她自己带着孩子漂泊,没想过回去和养父生活在一起,直到她最艰难的时候过去,要远嫁了,才来告个别。她的生命中已经没有什么是她割舍不了的,她的心是很硬的。她的研究生男朋友,尽管比她大三四岁,但心理上是比她浅薄幼稚很多的,这没办法。这是两人生活经历的差异。试想一个男孩子,在杭州出生和长大,在杭州上大学直到研究生,也就是说他其实从未离开家到很远的地方独自生活过。他怎么会明白什么是“牺牲”呢?很多女孩看了电影后对这个男生嗤之以鼻,觉得那个耳光十分解气。但我觉得这个人物很真实。鲍勃迪伦那首著名的《答案在风中飘》,“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这个人物是一个反面的注脚。

方达小时候的个性不突出,也没什么脾气,长大了倒很讨人喜欢。出门打工时往同伴头上掴一巴掌,喝一声“我妈在你还敢抽烟?!”俨然大哥,很爷们儿;揽生意时把假肢一伸,令人莞尔。残疾不是他的包袱,他真的不把少条膀子当回事儿。跟方登相比,他没什么阴影,虽然老妈很顽固令他烦恼,但他是那种只要尽心尽力也就不遗憾了的人。不过他开宝马时我还是很担心,一条胳膊开车真的安全吗?

这个片子想关注的是地震后灾区人民的心理重建,拍的也很温暖,倡导的是坚强,坚持,信念,互助什么的。虽然历经磨难,但是大家还是继续生活。片尾给出唐山哭墙的特写,也给了一段唐山现在的繁荣景象,凤凰涅槃,浴火后重生的城市。但真实的情况远比影片复杂,也比影片令人心酸。也许不该对电影苛求太多,但这个片子还是把生活过于简化了,只呈现了结果,没提出问题,更没解决问题,没表达普遍的人性,缺乏深度探索,走向了大团圆。我是没看出对心理重建这个课题这个片子起到了什么作用。并不是你感动的大家都哭了,大家就不好意思说你的缺点了。尽管如此,还是值得进影院一看的,尤其是很多团购票价很令人心动,冯导以前令我们笑,现在令我们哭,想来也是很得意的,操纵人民情绪的男人,吼吼~看这个片子时不好意思吃零食,这不是一个轻松的题材,清脆的爆米花声和纸巾摁眼泪鼻涕的声音是多么的不和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