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0

十一

又要长假啦~啦啦啦~~~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度假~~~~~

盼望回家望了好多天啦,这几天都无心向学~不过平时也不怎么有心就是啦:p

想想在北京这几年这还是第一次要十一回家呢,还带上猫猫一起,猫猫很紧张,新剃了头,买了衣服,打扮的乖乖的,准备见我爹我娘。

快一年没回过家了,快两年没见姐姐和小正太徐子航了,还有发小儿兔子和于君以及她们的男人;也好久没回过母校了,想念百分的冰粥,食堂的热干面,富贵汉堡,烙馍卷菜……真巴心巴肝地想回去了。在北京待久了也怪闷的,这是个假HIGH的地方,还干的要命,让我整天顶着个痘痘脸。脸一干就容易发烫,我就有种自己脸很脏,自己长的很俗气的感觉……。还有还有要回去换个发型,从发根处开始打卷儿不知道是不是个好主意……北京老是有很多烫发的团购,但是在家里烫头发有种安全感,妈妈会跟我在一起。

今天中午溜达去了豆瓣一趟。自从开始逛嫣博,来豆瓣看书就经常有一种“诶,这个人我在嫣博上看过他的博撒~”的感觉,嫣博的积极分子都出过书呢,这些书还常以五折的倩影出现在豆瓣的书架子上。入手苗炜的《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和张发财的《一个都不正经》。《不正经》的序是一个叫冉云飞的人写的,结尾画了只调皮的刀刀,原来冉云飞就是慕容引刀撒~等发了工资买老六的《读库》吧,月底钱包太矜持了。

昨天从学生半价K头票换了张D头全价黄牛票,中午闲书二,晚上去walmart给正太买衣服二,钱花光光了~一身轻,囊空空,回家去当母蝗虫:D

那些写字的女人

最近在读的书,作者都是女人。

龙应台的《目光》温柔敦厚,特别爱读她写母亲和儿子的那些篇什。亲情之中氤氲着淡淡的苦涩,一个中年学者,母亲,妻子,女儿,对人生的味道已经尝的够多,甘苦萦绕在字里行间。文章当然有头巾气,不妨事,她写到家人时口吻极之可爱。比如写在机场送别儿子,照例拥抱,而儿子已经是高瘦的青年,她就写“像抱着长颈鹿的腿”。写怎么哄患阿兹海默的母亲,给母亲涂指甲油,描眉毛,化妆来打发不能交谈的时光,而母亲唤她是“雨儿”。小时候喜欢周作人的那种枯淡的味道,耐咀嚼,全无火气,拼命想学,现在懂了这种淡而有味需要经过岁月淬炼,学是不太学得来的。

虹影是早就知道的,对她的传奇的人生也有了解。她真当的起“有故事的女人”。但她的书迟迟不去读。对当代的华语小说失望太多,轻易不想尝鲜。那么多经典还没读呢,魏晋的,唐宋的。一次在成府路上的豆瓣书店看到了《饥饿的女儿》,五折,当时口袋里没有铜板,也就罢了。前天在新浪读书乱逛,看了她的《我这温柔的厨娘》——是这么个真性情的女人,心灵鲜辣活泼,把日子过的特别有滋有味儿,认认真真在生活。今天感冒了,就想试试她独创的苦瓜鸡汤。第二天就开看《饥饿的女儿》,握着手机一下午,去食堂吃饭时也一只手握筷子,一只手握手机,食也不知其味。我从小是一个感情内敛的人,不爱把喜怒哀乐摆在脸上,看书时思潮起伏,又崩着自己,脸都发麻发木了。今天中午又赶去豆瓣,《饥饿的女儿》是卖光了,料得到的,豆瓣书走的一向快。但买到了她另一本集子《鹤止步.绿袖子》,过几天要坐七八小时的火车回郑州,这下容易过时光了。

是以前没有遇到足够喜欢的女作家?我一向不喜欢女人写的大部头,除了考林麦卡洛。仔细想想,也很少有喜欢的女歌手,我看的一向是男人写的书,听的一向是男人唱的歌。也许还是因为我羞于表露感情,所以就选择那些深沉的冷眼看世界的人作为同伙。现在我年齿已长,男人的书好玩儿,有激情,他们热衷于创世,构建出想也想不到的奇妙世界;但女人写的那些细腻婉曲的心事,对人间烟火的熨帖温柔心情,竟也渐渐懂了些。男人是爱物的,但女人更懂感情,重要的是,女人更无私。

准婆婆

猫猫的妈妈来北京了。和猫猫的姨妈一起。

18号中午的火车,20号下午几乎4点半,到了,从遥远的新疆。之前我一直担心自己的衣服头发,结果我和猫猫到火车站早了俩小时,就买了两份报纸,去西站对面的开封菜(KFC,嘻嘻)坐着,丫的喇叭一直喊,请不要在座位上读书看报聊天睡觉……,擦。我们各自喝了一杯后猫猫的公共秩序感发作,非要出去进站等着,我又一直耳朵疼,就在北出站口的地下厅找了根柱子,垫着报纸坐在地下靠着,这时候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衣服头发了。

猫猫和他妈妈真长的像,一模一样的高鼻子,笑起来特别靠近嘴角长俩酒窝,眼睛小,猫猫以前说自己是典型的三角眼,猫妈妈割了双眼皮,一笑是弯弯的,一张小脸。

两天后我才知道像的不光是长相,脾气更像。我对猫猫说,我总算知道你那个喜欢恶作剧的脾气从哪儿来了。猫妈妈挺淘气的,老是捉弄她姐姐,跟个小孩儿似的。

有时候大伙儿觉得我也挺爱开玩笑的,也开的起玩笑,其实我知道我骨子里是刻板的人,我的轻松是经过修饰的,而猫猫,还有我以前的室友德洁,他们的幽默感是生性使然,淘气得浑然天成,他们那种德性真让我垂涎(¯﹃¯)

高中时有次对朋友戏言,以后我要去新疆。因为新疆人少,而我一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去买包子时人多都要改买油条的。现如今真的被我逮到一个新疆的家伙,可惜我们多半还是要留在人多的要死的北京。

猫妈妈特别疼猫猫,也是,就这么一个儿子。带了一大堆吃的,炒烤肉,炒好了拿去真空密封好,带了十多包来;天山上的野蘑菇,还是托关系买的;巴达木,大枣,辣酱,核桃……我们的嘴被塞的满满,新疆好吃的真多。

还给我带了彩银项链,玛瑙吊坠。挺可爱的,虽然我一向不带这些小玩意儿。

21号是猫妈妈的生日,在味多美订了蓝莓轻乳酪蛋糕,中午在大瓦罐吃了饭,乌鸡汤没有长沙一罐香好喝。晚上一起去“皇家御河游”,黑黢黢的啥也没看着,人还蛮多。北京就是这样,一有个什么新花样大家忙不迭就去,其实大多没什么好玩儿的。

一年多前我还觉得自己是典型的剩女,没成想剩了没多久,我妈还没来得及怎么唠叨我已经“剩转非”了。现在居然见到了自己的准婆婆,我一边冷静着淡定着,一边难以置信着。

近日书帐

和猫猫逛海图是我们的固定消遣~隔段时间不去,就会有一个人提议:“去海图吧?”我们就开开心心地骑上单车,先杀到那附近的麦当劳吃汉堡,然后就去淘旧书了——这样的体力活儿,午餐不够热量是撑不下来的,尤其是鞋跟高的时候。

周末下午海图外面经常摆长长的书摊,琳琅满目,但说也奇怪我没在外面的书摊上买过书。最近一次逛,是9月4号。在一个摊上看到一本卖10块钱的商务印刷馆出的法语词典,小小的,很精致,字是小米般大,我有商务情结,当时就要拿下,猫猫说,你学法语吗?

不啊~但我想要这个~

……

最后还是没带上它。我们逛了一圈回来手被占满了,猫猫说,把它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吧。瓦哈。

还看到了《哈利波特》的英文版,自然的,是盗版。但竟要了一个超出我们心理价位的价钱,拜托诶盗版也涨价。放弃。

占满手的家伙有《张承志作品精选》,其实我只是很久以前看过他的中篇《北方的河》,还有零零散散一些散文。其实我不喜欢他那个年纪的国内作家,池莉啊梁晓声啊王安忆啊莫言啊我都不喜欢,但是我喜欢他。我喜欢西北,草原,黑骏马,我想喝他写过的哈萨克奶茶,粗饮茶~

陈丹燕的一本插图丰富的集子,《X的肖像》,插图多是女人的油画肖像。恩,陈丹燕。也是小时候看她的《四弟的绿庄园》,《上海的金枝玉叶》。喜欢她书里的一张在法国时拍的照片,清汤挂面的长发,差不多中分,她是瓜子脸,干净清爽的露出额头,穿着简单的米色上衣和到脚踝的碎花长裙,站在爬了藤萝的拱形门前,微微笑。有一种闺秀的味道,林徽因的味道。

王怜花的《江湖外史》。同样是很久以前看过的,真是怀旧淘……大二时在新浪读书上看到《古今兵器谱》(后来增加内容后再版变了《江湖外史》),惊艳,是我看过的写金庸古龙的最好的文字,借金古之酒浆浇自己之块垒,比孔庆东高出几条街。这才是北大才子呢。陈平原先生的《千古文人侠客梦》也好,只看过电子版,倒是买过陈先生的一本《看图说书——小说绣像阅读札记》。这才是北大的先生呢。说到北大先生,有次也在网上看到戴锦华戴爷的文章,深,对我来说太深了。喜欢戴爷其人更多,哈哈,太多女人这样说过了。写金庸笔下的女子,最好的文字是武五陵的《金庸十二钗》,摇曳生姿爱怜横溢。未知武五陵是男是女,如果是男人,他也太懂女人了,简直是个活生生的贾宝玉。扯远了。可是这次重读怎么觉得怜总有点儿犬儒呢。

还有两本小册子,一本是英语笑话另一本是《喜怒哀乐——英语口语表达手册》。

上周三在新浪上瞎逛,看到一篇博文在推荐一本书,《九月里的三十年》,提到这本书里一个女人的情感经历非常复杂,“那个叫凡阿玲的女孩——高中爱上自己的老师,之后老师考上研究生远走高飞,女学生由同班的男生陪着去医院悄悄堕胎,复读一年之后,女学生考上北大,那陪着她去堕胎的男生也考上北大,男生爱着她,但她却拒绝了他。男生在军训的靶场上欲饮弹自尽,被制止后遭到开除。之后天各一方。女生读书毕业工作,找了会计师丈夫,原本想踏实过日子,但后来发现这种生活不是自己要的,于是离婚。她告诉丈夫她和他的孩子实际上是她和高中时代那个老师的,他们鸳梦重温过一次,只那一次就有了这个孩子。尽管这样,她的丈夫还是希望留下这个孩子,因为他本人无法生育,而且他希望有一个像她的女孩是自己的女儿。凡阿玲离婚之后,到广东某大城市出任某女性刊物的主编,然后与小自己很多岁的摄影师相恋。再之后,她得了乳腺癌,再之后,摄影师与她结婚,再之后,当初那位学生时代为她举枪自杀的男生找到她,与摄影师一同陪她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就是个知音体的故事嘛,室友正觉无聊于是在当当买了,可恨当当满29才免运费,我就凑份子买了本刘慈欣的《魔鬼积木》。

结果我中招了,周一下午一口气看完了《九月里的三十年》,不看完根本放不下,写的太好了,根本不是什么知音体。作者是协和的博士,协和的博士怎么都这么牛呢,男有冯唐女有讴歌,或者说冯唐就是男版讴歌讴歌就是女版冯唐……十一回家,我准备买四本,送给我的闺蜜们,和宛如闺蜜的表姐,不知道现在忙着养儿子的她还有时间看这种闲书不。

我喜欢两个女人的博客,她们的名字分别是drunk piano和北京女病人,不是醉就是病,呵呵。日日樽前长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于是我把自己的博客叫做黑甜乡,饮酒为软饱,昼寝为黑甜,夫复何求。

从白垩纪归来

最喜欢这样的周末。湿漉漉,黑沉沉,清晨就像黄昏,可以不顾一切地睡懒觉。而北京的气温如此刚烈,一哈就从前几天的30度降到14度,全无过渡。这样的大起大落,这样合理的阴郁。这是我乐于承受的刺激。

九点多睁开眼,不刷牙不洗脸是周末的传统,拧亮床头灯躺着看《白垩纪往事》。11点看完。每次看完刘慈欣的故事我都很激动,急于倾诉,不管能不能引起共鸣。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我最喜欢的作家,但他绝对最深地影响了我的世界观,也许还有别的各种观。研一上群论课,初步比较系统地见识了逻辑的威力,而那时正好刘慈欣出了《三体》和《黑暗森林》,正是印证逻辑威力的生动教材。他的作品中固然处处都有对技术的奇崛想象,随便一个小想法生发开去都够一个银河奖的分量,但最震撼我的是,他的故事中占主宰地位的不是技术,而是铁一般的逻辑。他作品中的设计,诸如面壁计划,摇篮系统,太阳咒语,还有星际社会学两条公理,以及那个宇宙中最重要的秘密——黑暗森林法则,都是完美的思想实验,焕发着逻辑的魅力。

《白垩纪往事》是他早期的作品,在我的个人阅读史中却是比较晚邂逅的一部。这样反过来追溯是一种很有趣的阅读体验。读到蚂蚁字军想到了《三体》中的人列计算机,读到海神和明月(毁灭性的正反物质湮灭武器!却有这么诗意的名字~)的负计时想到了《黑暗森林》中的摇篮系统,读到断脑计划想到了《三体》中的智子封锁,而恐龙文明和蚂蚁文明的特点也与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相似,前者神经质,自私,富有好奇心和想象力,后者机械,冰冷,具有超强的执行力而缺乏变通。刘慈欣喜欢近未来的设定,总是从我们熟悉的社会写起,所以总能引起读者的最强共振,不知不觉进入了他的幻想世界,那总是危如累卵,但又总是有希望之光在闪耀的世界。

一个优秀的作家必定洞察人性,尤其是人性的黑暗面。而人性的集中表现就是政治。正因如此,《白垩纪往事》中两大文明的灭亡才如此令人唏嘘而又合情合理。恐龙文明和蚂蚁文明各自有着独特的优势,也各自存在致命的缺陷。恐龙没有灵巧的手,不能进行复杂精密的操作,因此在文明萌芽初期文字发展很慢,后来也不能自己制作精密仪器,而蚂蚁脑量太小,只有群体智慧,缺乏好奇心和想象力,不能进行科学探索和哲学思考。为了自己文明的生存,两个文明彼此合作,共同繁荣,但当地球资源容纳不下如此多的生命时,两个文明就开始了以毁灭对方为目的的战争,印证了《黑暗森林》提出的那条文明公理:生存是文明的最高法则。这里面充斥的政治谈判,战术战略,间谍与反间谍,还有核威慑乃至反物质武器威慑等等,都告诉我们:这就是人类社会的镜像。如果我们不反思,或者只有一部分人反思而另一部分人执迷,人类文明的未来也不见得就前程似锦。

大刘曾声称自己是技术至上主义者,但从他的作品中可以感觉到他对宗教也有深刻的思考。《白垩纪往事》中恐龙文明与蚂蚁文明之间爆发的那一场宗教战争堪比人类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三体》中直接出现了三体教派,而且内部也派别林立,宗旨各异;而《黑暗森林》中罗技与三体文明的最后对决之前,完全是一个先知的形象,被世人误解,甚至厌弃,旷世孤独,旷世寂寞,但仍然怀大慈悲,预备做大牺牲。这时我脑中出现一个画面,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佛祖劝慰他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宗教的伪善与悲悯都有体现。

他的地球往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死神永生》已经完成,期待~

从高中读他的书至今,《球状闪电》和《三体1、2》更是一读再读,每次读时都不能平静,他的书总能逼着我去思考,往深里再往深里思考。但真想去记述的时候,又感到自己的思考甚至不值一书。牛叉的书让人有一种虚弱感。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这是一个好莱坞版的庄周梦蝶,我们也像庄周一样,津津乐道于我在梦中还是蝶在梦中的命题。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

不知怎的看这部戏我老想起《越狱》,它告诉我们,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计划总是会被搞砸的,而搞砸了也不用急,总是会有plan B的,最后大家就跌跌撞撞乱七八糟的成功了。而且型男济济一堂,款式齐全,花痴女们各取所需,尽情YY。

李奥现在是标准中年大叔了,微博或曰:《泰坦尼克》号时李奥是“你跳我也跳”,《盗梦空间》时李奥是“我劝你不要跳,反正我是不会跳”,这是一个男人的成熟。哇哈。老觉得现在他很像马克思,只差一部大胡子。

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歌迪亚的《两小无猜》,李奥的《心之全蚀》,他们那时的美貌真是惊人,现在他们仍然很有魅力,但失去了那种慑人的光彩。

电影里柯布对亡妻梅尔的爱情并不打动我,因为影片对梅尔的个性没有什么刻画。只是空洞的被柯布念兹在兹不敢或忘,被亚瑟评价“lovely”,而我们观众看到的是一个老是穿着性感吊带裙的偏执阴郁神经质的美女,还杀人不眨眼,实在喜欢不起来。这里玛丽昂歌迪亚就是一个性感的花瓶,丝毫发挥不出她奥斯卡影后的演技。她和阿莉站在一起,就是御姐和萝莉的对手戏。

网上大家讨论的不可开交,急于证明自己的智商。对那个戒指的观察真是太细致了,佩服第一个发现的人,也佩服导演,能照顾到这样隐秘的细节。第一遍和猫猫一起看的,作为一个以捏造程序为生的人,他对open ending很不能接受。其实我一开始是倾向于柯布们还在做梦的,如果那个图腾是在梦里提出的概念,他就不能用这个来证明他不是在该梦里。就像物理学上的一个概念“光锥”,光锥内的人是无法看见光锥外发生的事情的。不过又何必纠结呢,能思考已经很好了。

北方的河

这是一个深沉质朴而富韵律感的汉字组合。十五岁时,我从我爸的旧书堆里第一次扒到了她,一口气读完了。十年之后,在海图的三折书架上,我又看到了她,像遇见一个故人,我把她带了回来。在这个阳光丰沛的秋日上午,我又一口气地读完了。

十五岁时我只是向往一个好看的故事,朦胧感到一种沉重然而激情的生活,另一代人遥远的生活,她到底在说什么,我并没有懂,她的阳刚又优美的文字比她的内涵更触动我,就像书里的“他”形容陕北话,“又淳朴又文雅”。我只是感到这个故事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气质,莫名使少年的我倾心,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属于八十年代特有的,也是青春特有的,理想主义的气质。睥睨一切,盲目自信,自由不羁,追求生命的质感,但是又容易茫然,更容易愤怒,脆弱和转瞬又昂起的斗志相伴,对庸俗和世故过敏,且本能的抗拒,对真实的社会和错综的人际关系有着致命的无知和夸张的不适。

现在我懂了,因为我已经二十五岁,我和书里的他们一样大了,也和书里的他们一样,有了些经历,有了些在过来人眼里看来正常普通,但自己却看的很重的经历。而且,我也来到了他们的北京,对他们的永定河,五棵松,京密引水渠有了亲切感。但是他们不会变老,永远是一群从五湖四海插队回城的北京知青,而我在变老。再过十年,再看到这个额尔齐斯河的野孩子,我又会是什么感觉呢?

其实我和他们隔了一代人,但为什么如此有共鸣?青春的经历也许不同,但心境都是相似的。成长也是相似的。

并没有悲壮的牺牲,也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一段真实的生活。他,他,和她。一个新疆大学汉语言专业毕业,在西部插队六年,热爱人文地理,毕业后却被分配到计划生育委员会宣传科的北京知青,一个六岁开始学钢琴,十一岁学画,写一手漂亮文章的食品厂小秘书,一个北京地方报纸的摄影记者。一个在不停的寻找和追求自己愿意为之献身的事业,一个因怀才不遇而变得尖刻和愤世嫉俗,一个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但还是困惑。但他们都没有放弃,都在努力。没有得到的人,披荆斩棘,过关斩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把那个黎明想的无比灿烂美好,已经得到的人,却已触到了生活的枯燥乏味的质地,奔波劳顿之余,得到了成就之后,不免疑惑,“这就是一切么?”

是,年轻时我们都以为理想达到了就是终点,以后就是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其实理想只是一个漫长路程的开端,在路上,你已经改变,你已经从不识愁滋味的轻狂少年,逐渐看到了生活狰狞的面目,那些你看不起又令你心烦的琐事,恰恰你不能不理,而且也惹不起。慢慢地我们开始怀疑,怀疑自己也怀疑理想,我到底在干什么?究竟这样做对不对?值不值得?我们凭自己的力量无法得到安宁,这时我们需要一个引路人,给我们慰藉和鼓励,给我们休憩的港湾,也给我们当头棒喝,像一面明镜,我们能从中看到自己犹疑消沉的目光,看到心中丛生的杂草,看到我们正在变成以前自己嘲笑过的样子,于是我们震惊了,恐惧了,又打点精神,收拾起旧山河。男人更需要这么一个引路人,扮演这个角色的可能是一个长者,可能是一个女人,可能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而在《北方的河》中,这三个形象都出现了。这是关于一个男人的成长的故事。秦老师,是一个睿智的女性,充当着老师的角色;她,是一个充满理解和信任的女性,同时也是需要保护的,需要怜爱的,她把他从自我的世界里拖出来一小会儿,看到自己的狭隘和自以为是,也激发起了他的责任感,激发他反思自己在成长中的错误;而母亲,强大的韧性,隐忍的品质,成了他判断优秀女性的样本。还是《浮士德》中的诗句:永恒的女性,引导人类上升。

在大西北考察河流,游过黄河,做方言调查,到处扒车,到老乡家喝水,吃他们掺了玫瑰花瓣蒸出的大的吓人的馍馍,听拔草的妇女唱花儿与少年,坐在火车上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都睡的很熟,你觉得这种生活自在惬意,你心里其实有一种自己不愿承认的浪漫和优越感。因为在这里你是一个旁观者,你不属于这里的土地。你也不了解这些河流流经的土地的苦难。你只是张望这里的生活。虽然你也朦胧感觉到了,所以你知道自己还肤浅,还太嫩,缺乏饱经沧桑的生活,还没有学到那些伟大河流的坚忍,含蓄,沉静,宽容,但是你也知道,这需要岁月去打磨,而“青春的错误都是充满魅力的”。看,到底,你还是如此骄傲。

你也怕老,还没有成长完,心还是青涩的容易激动的,你已经时时感到衰老袭来,他派来的代表是游过黄河之后就疼痛不已的三角肌。像《荆棘鸟》中的拉尔夫,47岁时的悲凉心境,因为“可是我还远远没有成熟”。我想到了我自己,已经年近30,却还是关在学校里,钉在一张电脑桌前,做着离国计民生十万八千里的博士课题,每日无病呻吟,不识民间疾苦。等毕了业呢,还没有充实完自我,没有想清楚自己的人生,就又要考虑结婚生子车子房子这些形而下的问题。男人自古以来自私,而女人已经被允许自私,这也是社会进步吧。我似乎理解了发达国家的低生育率,文明发展到一定高度,自我被充分尊重和发展,必然带来对自身成长的焦虑,怎么还敢养育孩子呢?

但是什么是成熟呢?泰山崩于前而面如平湖,喜怒哀乐都渐渐萎缩,有事业有身份有社会地位就是成熟么?成熟了就满足了么?

他和她始终没有名字,因为他们是一代人的代表。他们都是知青,是六零后,他们年轻时也是如此彷徨,愤怒,一无所有,百无禁忌,不知天高地厚,乱搞男女关系。岁月流逝,他们成熟了,忘掉了自己年轻时的埋汰样子,来看不惯八零后了。不小心我们也三十而立了,也去看不惯九零后,零零后了。看,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呢。我们的看不惯,是不是出于对青春的嫉妒呢?

乱七八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没写出我对这本书感觉的十分之一,对着键盘,徒呼荷荷。也罢了,用书里所引的歌词作结吧:

我们两人都经受着考验

而你究竟是我的谁

如果一切将从此崩溃

那么我又曾是你的谁

 

是呵,我就是我

我不能变成你

就连你在那独自苦斗

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