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0

乱弹

身边的不少女生都对车很感兴趣且很有研究,一辆车从身边甩着屁股疾驰而去,该车的基本信息她们张口就来,什么牌子哪个系列排量多少头头是道,且每个人都有心水的车型。每当此时我总是很羡慕,我的水平也就是不把奥迪说成四环别克叫成三盾而已。

但车从来也不是我青睐的交通工具。小时候我严重晕车,有时候远远看着威武的金龙我都想吐出隔夜饭。晕车不知道什么时候痊愈了,但留给我的童年阴影还坚固地存在着。每天上学斜穿北四环那个很有规模的十字路口,我都在想,这路上奔驰着多少杀人武器啊~

即使这样我也有我喜欢的车,沃尔沃,喜欢它纯粹出于贪生怕死,因为据说它的安全性最好,;雪佛兰,万一我像山姆维奇奇一样买到了变形金刚呢?还有,自从N年前我知道宝马还出自行车,我就下决心等以后有钱了要拿下一辆,又低碳又能满足虚荣心。我不止一次向我的朋友们表达了这个远大理想,他们都会淡定地反问一句,停在外面你放心吗?

人对空间的占有从来都是一种身份的标志。所以在单位领导都占最大的办公室,小职员只能拥有一个格子间。所以猫扑给怎么才算是成功男人提供了三个量化标准,180平米,180厘米,180毫米(你懂的)。但对空间的控制好像就不那么一样了。在路上,这三个字听上去都浪漫得要死,所有的故事由此发生,鲍勃迪伦问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一个男人。乌特艾尔哈特说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电影《塞尔玛&路易斯》里,两个普通的女人,为了暂时逃离庸常到让人喘不过气的生活,开着一辆敞篷车上了路,做许多平时不敢也不被允许做的事。去夜店喝酒,杀掉恶棍,邂逅英俊的陌生人,被骗光所有的钱后只好去打劫,她们越走越远,越来越肆意也越来越绝望,她们被旅途蛊惑,最后走向了毁灭。我可爱的前室友,非常喜欢这部片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泪流满面。

刚刚听了听科学美国人,物理学家们发现光可以像空气一样让物质升起来[1],他们已经用光升起了一个细菌那么大的翅膀。列子御风而行,以后他可以考虑换种交通工具,乘着光。这周的BIG BANG里谢耳朵想象自己是闪电侠,从加州帕萨迪纳去大峡谷抒发个小情绪只需要一秒钟,看来也不是不具备可操作性。

参考文献:
[1] Grover Swartzlander et al., "Stable Optical Lift". 2010,
Nature Photonics

明天考托福~写博转移压力~

洒扫

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薄薄的彩色的书,非常好读,羡慕安安和飞飞的童年,和他们的美貌,呵呵。里面很多照片,恩,以后我有了孩子也要认真记录他的生活,多和他在一起。
陈丹青的《纽约琐记》,暂时说不出什么感觉,因为还没好好看。里面也很多照片。陈丹青本人的照片非常生动,有穿透力的眼神,从纸面直视你,这种气势不知如何修炼来。
《不完备性——哥德尔的证明和悖论》。忘了当初为什么要买他。看着书名就头疼了。

在搜狐看了《好儿女花》,可惜不全。又看了《上海王》,像看武侠小说一样热血沸腾。有时候不管看小说还是电视都猜的出剧情,比如上集的GG把Serena搞那么惨,编剧怎么转圜呢?我就猜只能靠有人良心发现了,果然。上海王提到筱月桂不能摆脱悲剧的人生,看到她有个女儿时我就想肯定是她女儿抢了她的情人,果然。现在也明白了不是剧情老套,而是人性亘古不变。昨天又看《上海之死》,啰嗦,有点看不下去。还是《饥饿的女儿》和《好儿女花》最好看,因为虹影的身世本身就复杂充满了人性的矛盾和悲剧美。她超不出她的身世的范围。
好久没去豆瓣了,不知道昏头昏地过了这许久都在干嘛。托福也准备的一塌糊涂,看看刚报名那天的踌躇满志,唉我这个人真是。在犹豫要不要退考呢,他们都不同意,说考吧考吧,还是再好好准备几天吧。不过学语言还是很美妙的,又一扇门打开了,就算为了自己养成每天听英语的习惯吧。天生懒散,真是没办法。
上周日意外获得赠票,和猫猫去看了《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要不是根本没打算去呢。原著内容太丰富了,坚持认为电影改编得肯定不好看,前几部确实不得我心。居然还不错。但是但是,这怎么是给小孩子看的电影呢,这么黑暗,这么恐怖,蟒蛇张着大嘴冲向屏幕时我吓的在往后猛倾了一下。还有三角关系。小孩子该去看《猫头鹰王国》嘛。
感冒好几天了,唉,在实验室待着太烦躁了,赖在寝室。黑甜乡也落了层灰咯,进来收拾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