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1

东宫西宫

今天我圆满了,我找到了我的东宫。

三年来我以每周一次的频率逛成府路上的豆瓣书店,通常在周四这个神奇的日子,午饭后,最好还有阳光,有熏风,以遛弯儿消饱儿的心态和贼不走空的精神,乐此不疲地从豆瓣淘回一二三本书,有时看得懂,有时看不懂。这就是一周中最美好的一个中午。

常感叹于豆瓣走货之快,那些晦涩的社科大部头如淘宝皇冠店新上的裙子一般抢手。我这辈子大约是啃不动的。也就是看着这种书,才让我不敢轻易后悔读了工科。文史类的学问之道也是一般艰深呢,且逻辑思维能力之外还要有那分灵气。我一般带回去的是些杂文集,时文选,老六小宝陈丹青龙应台,午休时一二篇什,就是我的饭后一支烟。每月还可顺回一枚书店自己设计的趣致的小书签。

一直知道马路对面天桥的另一端有个万圣书园,但就是这么懒,竟然从未去过。前些天在嫣博上有人撰文《北京的书店》,提到的那个万圣书园不在海淀区,便也没挂心。

今天周四,该去浩沙清华店上普拉提课,到了一看,课程改成了活力热舞。带的只有拖鞋,实在没法上,这么早回实验室呢又有些无聊。不如去万圣书园看看吧。

才发现这是个比豆瓣还要好的地方。布置没有豆瓣那么精致,但更大,有上下两层,楼上且有一个咖啡座。书更多,更便宜,有些书打到四折。找到了好几本一直想在豆瓣邂逅而不得的书。陈存仁的《银元时代生活史》,木心的《哥伦比亚倒影》《我纷纷的情欲》。而书店的店员,理想的书店店员该是什么样,这个书店的店员就是什么样。《银元时代生活史》我看到就一本了,品相不太好,就随口问了一句,他马上查了库存,告诉我就一本了。临走时,因为我买了一摞九本书,所以想买个袋子,他就问用纸包一下可以吗?我说好,他就用报纸包的整整齐齐,用绳子扎结实,这样节省了一个塑料袋。有一个外地的顾客问是否代邮,他也马上介绍了店里怎样代邮。(呵呵,以前在豆瓣也经常见到这样的读书人,在外地没有这么全的书店,到北京开会培训之余拼命买书,一箱两箱那样买。)当然豆瓣的店员也很好,他们本身也是爱书人,没准儿也是某些书的作者呢,小宝不就是季风书店的老板?

毗邻北大,得以离这样丰富廉价的人文书店这么近,实在是一种福气。近水楼台,既得依红,又得偎翠,我也算享了齐人之福吧?

周日下午茶

上次写博,雪花在飘,这次写博,迎春花已开的明艳。

之一

哥哥乘地铁嗜读小说,去年读了全部的东野圭吴,今年忽然怀旧起来,重读金庸,读毕我俩最爱的《笑傲江湖》,又搜罗了各版本的电视剧来看。电视剧大多拍的傻傻的,也就吕颂贤那版还好。我一时兴起还搜了搜小学时看过的吕主演的《枪神》,当时很迷的,优酷居然还真的有,依然觉得吕颂贤是一个有洒脱气质的演员,除开他还有谁可以演令狐冲呢?一时竟想不到第二个。

然后哥哥开始看《倚天》了,我有时也赖着要看,把哥哥的电子书抢了过来。最喜欢那一章是《排难解纷当六强》,看张无忌恃着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以一人之力对抗六大名门正派,与狡诈者斗智,与勇力者角力,密不透风大场景中又时有诙谐小片段,打的好看煞。我看的长篇小说不多,金庸是我看过的除《红楼梦》之外节奏最好的。这一章中的曾阿牛,偏偏让我想到那个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因前十几年的身世际遇,他知道众人的秘隐和软肋,其中一些人于他有恩,而另外一些人于他有仇;而在众人眼中,他却是“上天降下的一个奇怪少年”;他可以说是身在局中,也可说是跳出局外,他是棋局中的变数;凭着绝世武功和他掌握的大量信息,他完全进退裕如。若是黄蓉或杨过,当此绝对优势,不知可以成就什么大事出来。但张无忌最终凭恃的却是自己的一颗赤子之心,一颗要求公正,要求还原真相,消弭误会的心;要求“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是,他要求的,是“世界和平”。

金庸笔下没有绝对的邪教,正如他笔下没有真正的宝藏。岳不群辈固然比东方不败更可惊可怖,自以为是绝对正义化身的灭绝师太也让人觉得可怕又可笑。总有那么一些人,你不能说他们是坏人,但他们从不把人当人。在一个个冠冕堂皇的口号下,他们心安理得把儿女,弟子当成成就“大业”的工具。他们本人何尝不是工具?张无忌没什么大智慧,每每优柔寡断,还容易上当受骗。但只有他,在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里,还心心念念想着,“啊,这是外公”“原来是舅舅帮我报了此仇”“这么说蛛儿就是我表妹了”……哪个江湖少侠会如此婆婆妈妈?但这个晓得惦记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会让人觉得,温暖,问青翼幅王韦一笑就知道了。

之二

之二之一

最近看过的好电影:《国王的演讲》,《美人图》。

没看《国王的演讲》之前很是耿耿于怀:竟然把《社交网络》排挤成这样,不过是个纠正口吃的故事,沾上帝王将相了评奖都有特权。看了。然后又看一遍。再看一遍。

因为读了个博士,临近毕业还没发论文,科研做的不好,跟发过牛论文的人说话都没底气,搞得整天神经兮兮,失眠多梦,睡觉磨牙,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做不好,随时准备转硕……口吃的乔治六世即位前夕,对妻子失声痛哭,“我不懂做国王,我只会做海军军官”——除了口吃,他面临的还有希特勒日益膨胀的野心和哥哥留下的巨额账单。这一幕出奇贴合我这段时间的心境。

谁不承受压力,但最好的也是最难的选择是勇敢面对,并采取行动解决问题。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今天买了本《看天下》,文化往事专栏约略介绍了乔治六世的传奇人生。原来他本人比电影中的演员英俊那么多。威严,沉毅。而工作的压力和害羞的性格最终拖垮了他的身体,1952年他去世时仅57岁。丘吉尔给这位国王的拉丁文悼词是:勇者无敌。

之二之二

韩国电影和电视剧实在太不相同。韩剧一直在替观众做梦,低幼催泪,贩卖廉价纯情。完全是商业产品。而且,男男女女简直没有荷尔蒙,至多有个接吻镜头。韩国电影却严肃地多,也深刻地多。若干年前《王的男人》水准就让人警惕,国产片中唯有《霸王别姬》可与之相酹。周末闲逛搜狐视频,看到“韩国古装艳情”的标签,欣欣然点开《美人图》。

充满了各种错位。才华与性别的错位。爱情与身份的错位。观念与时代的错位。注定是个悲剧。

是画面很优美的电影。云博身着男装,白衣飘飘,和老师乘小舟行于青山之畔,碧水之上。老师立在船头,风鼓荡起他的月白袍子,颇有御风而行的出尘况味;云博踩在康牧的脊背上,偷看水边沐浴的女人,春光明媚,半裸的女人戏水打闹,旁边一个姿容出众的在荡秋千,做半仙之戏,大红裙子猎猎展开,明艳欲燃,还不知道云博是女儿身的康牧一直被踩着,不得偷看,喃喃抱怨:“看着那么正经的人……”

私意以为,朝鲜古代的男装好看过女装,辫发的女子发型又好看过盘发的女子发型,低髻好看过高髻。饰演云博的女演员,鹅蛋脸,润白面色,厚实的嘴唇,身姿挺秀,着男装清爽有书卷气,着女装又妩媚柔弱。鹿一样的圆眼睛,如罩上一层泪光,欢乐时晏晏,哀伤时盈盈,真是好一双眼睛。韩国女子身量修长,符合隋朝的审美观,“颀长洁白”。越是宽大朴素的服饰,越能显出身形的风流俊俏。当云博身穿康牧所赠的灰蓝色裙子,立在月华如水的中庭,而她不知道,这套裙子是老师以前赠给爱过的官妓的,当此时,几人的命运交叠,情色到极点,也苦涩到极点。

大陆大概拍不出好看的情色电影吧?没有好的宽容的环境。正面拍乳房的镜头无论如何不会出现。汤唯的外形,质感,不逊于演申云博的女演员,但听说她在《建党伟业》中本来饰演毛泽东的初恋女友,镜头已全部被删,她的演艺事业在大陆估计是完结了。汤唯何辜?她就是《美人图》中的康牧,是拿来杀一儆百的那个“一”。

看过的好的情色片,张国荣和宁静演的电影版《上海滩》算得一个,也看了多过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