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1

鲫鱼豆腐汤

被破论文指标逼出躁狂抑郁症来了,昨天本来要和哥哥去看《里约》,结果出门晚了,哥哥说,要不今天别看了?因为前天也是这种情况,到团购指定的影院电影已经开场10分钟,只剩第一二排座位了,因为是3D坐这么近肯定不行,只好作罢。隔了一天又这样。突然悲从中来,觉得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成,拿着票去看电影这么普通的事情都这么不顺,突然发出怪叫,乱打乱摔,把哥哥吓到了。其实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吓到了,泪眼婆娑地对哥哥说:“我是不是疯了?我疯了怎么办?”

……

只是想从毕业的压力里逃开一会儿。可是逃不远,回来了还是继续半疯儿。

……

《城邦暴力团》,因为上被哥哥留在公司了,所以只好从下开始看。躺在沙发上,从上午10点到下午5点,看会儿睡会儿。没看懂,也没什么阅读的快感。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捧这本书。“金庸之后最好的武侠”?!这么写文案其实挺没劲的。书写的很穿凿。到处都是互文,射覆,隐语。简直是一半疯儿写的。《达芬奇密码》之流。《美丽心灵》之流。到处掉书袋,从字缝里看字。看着很累,主要还是,没有阅读的快感。最爱看的部分是他最后“应该这样开始”的那几个开头。这本书711竟然有卖,最近真是火啊,但估计没几个人全看的懂,还挺玄的。

以前就不喜欢钱钟书老先生的书,太抖机灵了,信息太密集了,旁征那个博引,非这样不能说话作文么?就不能用简单的话说点儿自己想说的么?

当然《围城》非常现代,现在看也很时髦,确是一部超越时代之作。鲁迅先生当然是超越时代的。但茅郭巴可没有,起码从文本上没有。这是钱周二位先生比他们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地方。“我的所爱在山腰”可要比“啊~我的女神”要长命的多。

上次和师兄聊天,我说因为我科研做的不好,所以老是有一种自卑感。师兄说一个人要有除了科研之外的生活,科研做的不好又怎么了?完全没有必要自卑,没什么意义。觉得师兄是一个难得的明白人,虽然正是他大幅提升我们毕业的论文标准的。但他知道这是两回事儿。但有很多人就拎不清。

明白人又怎么样,还是要发够论文。否则才不给毕业。

昨天洗澡不知怎么想起《红楼梦》里的一段,北静王初次见宝玉,殷殷告诫贾政:“只是一件,令郎如此资质,,想老太夫人、夫人辈自然钟爱极矣,但吾辈后生,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小时候读书太老实了,直肠子,人家给个棒槌就认做针了。彼时纳闷儿,北静王也是一风流人物,“好好读书怎么会从他嘴巴说出”?现今明白,这正是水溶会说话的地方。当着贾政这个一脸仁义道德的老古板,又想约宝玉以后一起玩儿,只好皮里阳秋,反话正说,还拿自己做例子,“我以前也贪玩不好学,现在浪子回头了~”正说中贾政心事。

都是些人尖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