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1

年糕

又到周末……

上周五师兄师姐们博士论文答辩会,躬逢其盛,一时恍惚,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自己能否顺利迎来这个答辩会。并且通过。

晚上看BIG BANG,连伯纳黛特也取得了博士学位。

读博真的很磨损我,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对生命的损耗太大了。现在这件事占据了我几乎全部的喜怒哀乐,不管我在干什么,脑袋里总有个小小的声音说,快去写论文,快去写论文,而那又是我不爱做的事情,一直拖拖拖,拖过整个周末。不想跟妈妈打电话,因为她每次都问我论文写的怎样了;也好久没跟弟弟打电话,自己没精打采,却要让他好好学习。

看快乐大本营,哈哈乱笑一阵,暂时忘记一下,虽然有时候觉得他们也在假HIGH,有时他们的笑料真的很僵。而且不管多么大牌的嘉宾,从来都是打酱油的。只有何老师和谢娜才是永恒的主角。不知道他们自己明白不明白他们有多么的喧主夺宾。不过他们大部分时候还是挺好笑的。

看电影。只是太贵。

逛淘宝。还是太贵。

逛街。贵死了。

时时觉得生活是一个空壳子。一个人的时候时时感到绝望袭来。甚至是坐在马桶上那一小会儿。

朋友们次第结婚。到了这个时候,觉得有个好爸爸还是挺不错的。好爸爸就是有钱的爸爸。即使供的起房子,三成首付,闲闲五六十万,刚工作两年的小白领从何攒起?而借钱是世上最难最窘迫的事情,没有之一,即使向自己的亲爹开口。就算借的来又如何?一面还着银行的债,一面还着亲朋的债,孩儿来了呢?巨额花销从此开始,还要还前世欠他们的债。想起小时候,爸爸妈妈挣那么一些些工资,要养我和弟弟两个,弟弟又时时生病,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捱过来。从小我就盼望买新衣服,每每上街,又总是问妈妈带了多少钱。到现在逛商场看那些衣服的价签我都心虚,负担不起她们仿佛是一种罪。索性不逛,淘宝上一目了然,买不起也没人知道我看了她们,并且偷偷渴望着她们。

衣服到底是小事,我该庆幸我们有足够的房子住,并且身体健康。

贫贱夫妻百事哀。有时候真的很害怕,怕自己不会赚钱。到了五十岁还负债,永远只买超市里减价的东西。不能给孩子付择校费,带他们出去旅行,付房子首付。只敢偷偷给父母塞自己好不容易攒的一点点私房钱。

早上炒了木耳辣白菜笋子肉丝年糕。盐放少了。不过我们俩还是全吃了。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年糕的味道。但是特别喜欢年糕这两个字。喜欢肉丝炒年糕这个词组,有一种幸福丰足家常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