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1

想说爱你不容易

做为一个程度不明文字中毒者(每次上嫣博,汉语江湖,百度贴吧,晋江……就觉得自己和那些人比实在是浅薄的很,且有文盲的嫌疑),身份可疑科幻爱好者(除了一心一意粉刘慈欣,所有著名巨著都没读过,不管是阿西莫夫还是谁谁谁,看科幻世界时已是15高龄,两年前也不看了,更可耻的是一次也没参加过锦城的科幻迷非法集会,恕我一直很穷),处于延期边缘的不靠谱土博士,轻度购买杂志强迫症患者(仅限每周1~2本10块钱的杂志,还是的,恕我一直很穷。在三某某,看某某,第一某某中挑个封面比较诱惑的,有时心情不好时也会咬牙买个悦己之类的便携本,提醒自己尚青春少艾),有时我会觉得很痛苦。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喧嚣,人们也越来越会说,越来越爱说。没写出过机智的微博简直是一种罪。

更何况那些搞咨询的,搞医的,甚至中科院气象所的(大脸师太),都在做好本职工作地同时滴里嘟噜地出了书(相比之下不出书的主持人简直就是不敬业!孟非多敬业啊!),水准惊人,完事儿才是惊喜,惊喜之后惆怅,惆怅之后蠢动,蠢动之后……搁下了。过几天看到“专业人士”(亦舒眼里律师建筑师核物理学家才是专业人士)又出了惊人之作,再来一遍。

缪哲曾说刀尔登著述稀少的原因:“……在今天的瓦釜之鸣里,(刀)自毁黄钟,不思所作。即使有思,也悬鹄太高;往往刚一开头,就拿心里的尺子——我每告诫他“那可是量莎士比亚或王国维的尺子呀,哥儿们”——量自己,而每量必气馁。”而缪哲自己,何尝不是“煮字二十载”仅得薄薄一册?

拿这个安慰自己。

当然也尽有天才,看胡少给《谁会感到不安》写的书评,

在蔡恒平写于1988年的小说《雪意和五点钟》里,“我”归纳出了一条关于好诗人的规律:

诗人都是在二十五岁以下最富于才情而且诗人总是在二十五岁以下不管他已经活了多少年。
对于蔡来说,这似乎是一道谶语。他的诗和小说差不多都写于25岁之前,他作为诗人的形象,定格在了25岁之前的模样。25岁,这个来自于T.S.艾略特《传统与个人才能》的年龄界线,是蔡那拨诗人的心灵秘契,海子选择在25岁自杀,而戈麦说“不愿想25岁之后的光景”——他在24岁那年了结了自己。

也许诗歌属于少年,伟大的小说却需要岁月的沉淀。好小说本就是在铺陈一场华美盛大的回忆,时光才能赋予它诗性的光芒。所以曹雪芹增删十载石头记,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李海鹏也是十年打磨出《晚来寂静》。胡少给《谁会感到不安》2010年再版前言中也提到:

在本书2002年初版的时候,蔡提到他计划写作长篇《海淀》;十年来,他断断续续地酝酿写作《海淀》。

总要用十年,才能把胸中的蠢动以一种熨帖方式平复,获得暂时的平静。

我有葡萄美酒,只是火气未除。十年,够不够久把我的咒语解除?

承诺

记得第二次准备考研的时候,压力很大,那时候自己准备了一个异形小记事本,是个粉红色的Snoopy,每天吃过晚饭坐在环水馆五楼靠窗那面复习的时候,会写下几句话,有时是给自己鼓劲的,有时是最近几天应该完成的任务。这样使自己平静下来,让自己不那么害怕。

四五年过去了,反而越活越回去,还不如那时的自己,没有男朋友,没有收入,每天只能和<。)#)))≦一个人说话,简直是完全孤独地战斗着,却懂得如何让自己平静。

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相信自己了呢?

是时候雄起了!

向20岁的自己学习!

不要辜负那时的孤独和奋斗!

从今天开始每天看智联招聘,每周至少投3份简历,用心~

相信一定可以找到满意的工作~

11月之前再投出两篇论文~

从下周六开始写大论文初稿~

你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