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1

晚来天欲雪

今天是周一,但是也回家了。每次非周末的回家要告诉室友总觉得不好启齿,但每次又迫切地想回家,不顾一切地。

搞得回个家都悲壮地样子。简直有反帝反封建感。

猫猫骑着自行车,把我放在后座上,一边眉飞色舞地跟我讲在看的《乔布斯传》的不知道哪个版本,用他的话说是“国人”写的版本,有李开复写的序。

正看到皮克斯的艰难时刻,拍第一部《玩具总动员》时迪斯尼决定不再投资。猫猫说,真是惊心动魄啊,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撑过去的。

像是在说一部悬疑小说。天蝎果然永远在破案。猫猫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山寨的希区柯克短篇故事集。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猫猫看什么自然都是悬疑大片。

到了楼下先来十个羊肉串,几串铁板。天天吃所食堂吃的跟难民一样,满脑子就是要吃肉要吃肉~~~吃完我的那份意犹未尽,想吃蜂蜜烤吐司,荷包蛋~

家里有个上周买的火龙果,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水果始终热情不高,怕凉,也不爱甜,水果总是消耗很慢。所里发了箱苹果,把每天吃个苹果当做政治任务来完成。

猫猫用勺子勺了几口火龙果,非要去给我煎蛋。我说你吃完再煎啊,要不就氧化了。猫猫说哎呀不行,心里老有个事儿悬着。

煎的焦香的荷包蛋,拿两片吐司夹好递给我。三口两口就快吃光了。猫猫说,这荷包蛋好吧。

我说,这不是荷包蛋,这是顶级荷包蛋!

我现在果然有经期综合症。例假前一两天开始就抑郁,悲观,焦虑。做血腥的噩梦,早上六点钟盗汗。看严歌苓说她失眠二十多年,当抑郁症治老治不好,后来吃治躁郁症的药,好了。这难道区别还很大么……也不知道我是抑郁还是躁郁,反正暴躁,易怒,老是想哭。持续到例假结束。今天果然心情就不错。早上一来就听到一条传奇性的八卦,我们这届的一个女生,跟低我们两届的一个师弟在一起了,还签了同一个单位。相差三岁。那个女生苗条,小麦色皮肤,鹿一样的眼睛,总是梳一个高高的辫子,爱画漫画。一个甜蜜少女的样子。竟然有点儿羡慕呢。跟猫猫说,我也想找个比我小的。要不你叫我姐姐吧。猫猫说,恩,可以偶尔暂时假装一下。哈哈。

最近迷上了柏邦妮的博客。初看倒是很家常的。她写吃的那些文字,很像古龙。家常,但就是让人很有食欲,看着就不想减肥。也像陈晓卿老师的吃货文字。

我觉得我今生注定当不了写字的女人。写字谋生的女人。先不说才华匮乏。我缺少最起码的勇气,把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内心,自己的过往坦露出来的勇气。甚至别人写的太过疼痛的文字,都不忍心看第二遍。不忍心看第二遍《白鹿原》。不忍心看第二遍《饥饿的女儿》。

今天手机报告诉说“有望降雪”。倒被他们遣词的这种谨慎搞的笑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

周末在迅雷上蹭电影。看到一个恶俗的片名,《乱世三人行》,英文名“Head in the clouds”评分居然高达9.0。以现在网友们的不好糊弄众口难调之程度,9.0这个级别的片子当然得看看。确实是精良制作,相当于在自己个儿家里叫了两大奥斯卡影后的堂会,这点子福气还小吗?内容不想多评价,单单说这部片子的服装设计,令人心折,当然也得查理兹塞隆如此的美貌,如此的身段来表达。今天忍不住又看了一遍,辛苦截图来赞一赞。

少女娇俏的格尔达,金发剪成波波头,无忧无虑又非常摩登的富家女,虽然心中别有隐痛~

格尔达在片中玩儿票演了一个罗马女奴,精巧的菱形面孔上一双细细高挑的眉,拉长眼角的黑色眼线~

这是全片我最喜欢的格尔达的造型,浅驼色长风衣,海蓝色的画家帽,同色男士西服,大翻领白衬衫,非常风流别致,够味儿的巴黎左岸气质~她这个造型时一直在走动,聊天,所以不好截图,没截到鞋子,是一双黑色系带的皮鞋,也就是从去年开始大热的牛津鞋,也许还是牛津鞋中的布洛克款。配上金色卷发和红唇,宛如玛琳黛德丽一般妩媚,偏偏走路猎猎生风,跨着大步,非常洒脱,英风四流。谈的却是唯心与唯物,又形而上又哀伤。唉,两个恋人在一起,不论谈什么其实都是谈的爱情。

近点儿看,富于曲线美的面部轮廓,富于曲线美的唇形~

开车的围巾造型,优雅的名媛,名媛的外表下一个玩世、自我、逃避、忧郁的灵魂……驼色大衣,大地色手套,米色围巾,完美~

这次大衣里的是紫红色套装,搭配紫红色画家帽,黑色蕾丝围巾,黑皮手套(其实是付长手套),黑色手拿包,依然简洁大气风流~这是为自己的爱人复仇前夕,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把握,有些不安,在一个装潢沉闷的房间,她倚着柜子想透口气,镜子里她的身影和柜子前的她形成一幅耐人寻味的构图。她的爱都放在心里,在乎,却不说,也不令人知。

醇酒美人~醇酒一样的美人~

这次是白色贝雷帽,两个长长的金坠子~不知道为什么,竟想到了晴雯……

片中我第二喜欢的造型,作为摄影师的格尔达在工作,头巾,大V领红色套头衫,蓝色阔腿裤,腰带~依然是简洁而时髦,less is more,说了,也只有她才配穿红。这是我对查理兹的偏爱,其实片中佩内洛普的造型红色更多,在巴黎,她与格尔达在一起时几乎都是红色。红色套装,红色舞裙,红色呢帽,发髻边的一朵大红花,浓郁的西班牙风情。

腰带和宝蓝色的阔腿裤~

近端详~

至此,随着他们三个分道扬镳,作为巴黎艺术家形象的格尔达淡去了,二战的阴云袭来,作为特工的格尔达逐渐凸显~

小礼帽,白丝巾,碎花小洋装,黑色高跟凉鞋,法式风情,在湿漉漉的黄昏~

华丽的发髻,珍珠耳环。此时的格尔达表面上是一个德国情报军官的情人,再也没有俏皮的短卷发造型,而是端正雍容的发髻。华丽,但掩盖了她自由不羁的气质。

不知道剧情此时是不是在向《卡萨布兰卡》致敬,从格尔达的造型,礼帽,风衣,牛津鞋,她的身份(她是亨弗瑞鲍嘉啦),到台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你”(“摩洛哥有那么多咖啡馆,她偏偏走进了我的”)。礼帽风衣好像也是福尔摩斯的标配……

也许女人更懂女人。从她和德国军官在一起的第一个镜头起,我就相信她是在为密娅报仇。一个爱人挨了打都要讨还回来的人,现在爱人为反法西斯而死,她怎么会去和德国人混在一起呢?但她也不会单纯地哀伤缅怀而什么也不做。她是极端的女人,但她是非常聪明的女人。所以,她仍然活着自己的小世界里,所有的战争都与她无关。但她会为爱复仇,以毁灭自己为代价。

一段 34年的人生。她看似漫不经心地走过,其实投入而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