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1

如果我是VOGUE编辑

前些日子痴迷柏邦妮的博客~

但有一点,她不爱看时尚杂志,并且从来不买时尚杂志,而我嗜好时尚杂志~

最爱的是日本给轻熟女的那些,比如瑞丽伊人,比如in red~

低调,优雅~

不需要更多了~

对那些满目奢侈品的大刊反而没太多兴趣~

固然有些设计美得让人屏息,被它所蕴含的非凡想象力所慑~

最不喜在自然风光优美的地方,一个长得极具现代感的麻豆儿,披挂一身奢品,拎着皮质IT BAG……

刚看了张照片,模特躺在一堆稻草中,穿得么也是民族范儿,背个红色皮包~

太别扭了,太格格不入了……

但也不喜欢日本少女杂志那种,模特儿置身于一堆道具中,巨大的杯碟,旋转木马,糖果……有一种强烈的女性被物化的感觉~

最与时尚融为一体的,我觉得是设置在电影场景中~

人不是为了表现物,物也不单是为了衬托人,非常融洽,非常自然~

in red,每幅照片都像文艺电影中的一个小场景~

所以舒服惬意~

又不动声色过滤掉了俗世的庸常部分,给人做梦的空间~

期待美女如云华服如云的时尚科幻电影《In Time》~

北京北京

我们这届人晃晃悠悠工作差不多都搞定了。
今天中午吃饭时和HL总结了一下。赫然!发现比较牛的男博们都签了家乡的研究所。留京的只有一个已经结了婚买了房的。
用其中一个状似小受的石博士的话说,
“除了你们女生谁敢留北京啊!”

HL的男朋友,北大的数学博士,往上数三辈儿都是皇城根儿的,据说外婆家还是正黄旗。刚签了美帝某大型垄断公司的亚研院,年薪顶我们两三个捆一块儿。

某日他们俩一起吃完饭在附近散了散步。HL一时好奇进了家房产中介,看了看我们这附加唐宁ONE的价码儿。六万一平。

结果北大博士受了惊吓。隔天问HL,你想回你们那儿工作吗?你要想回去,我也可以跟着……

听到这儿,我真想像漫画里那样大喊一声,

“北京!你觉悟吧!”

以叉叉为导向

我一向有轻度脸盲症,对陌生的脸不走心。今天N次路过一个师妹,HL对我说:“那就是那个谁谁谁……”

一开始跟导师信誓旦旦地说,我要读博!一定得读!

后来又说,不读了,因为没有男朋友。其实是因为和男朋友都在我们所,男朋友不想读。

再后来,换了男朋友。又找导师说,我又要读博了!因为男朋友也要读。

刚开始带学生的小嫩导师私下痛苦地说,再也不招女生了~

谁说女博士(准女博士……)是第三种人!现在这么三从四德以男朋友为导向的哪里寻摸!

再说HL。

前天说起跟我们一届的另一个室的另一准女博士。

伊实验室以工程为主,对论文要求很低,一个EI一个核心就可以毕业。伊在室里一直没进项目,所以挺闲。

然后那个很低的论文也没发。

伊家境不凡,父母给在北京买了两套房子。

所以HL的评价是:“人家房子也有了,干嘛急着毕业!”

今天又说起我们一届又一个实验室的一个又牛又贱的男博士。

签了家乡的一个钱途大好的研究所。

我俩开始YY如果我们回到家乡。

HL:“如果我在秦皇岛有一堆房子,我也回去!”

我说:“明白了,你是以房子为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