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2

家居(二)

看了《突然就走到了西藏》。

一直比较警惕畅销书,尤其是明星写的。亦舒说的好,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的见的。并不是说明星没文化,但他们那么忙,还要抢占文坛,我不免像方舟子一般问一句,这可能吗?之前也一直对陈坤没什么特别好感,也不觉的帅,黑黑的,矮矮的,眉毛永远不在同一条线上。直到看了《龙门飞甲》之后,觉得他演的太好了。雨化田的脸被划破时他那个眼神,无可言喻,我瞬间被秒杀。我对一个明星明显改观,之前也有过一例,刘若英。直到看了《天下无贼》后我才觉得她也是有演技的。

这是一本质胜于文的书。它记录的就是一段心路。所以文笔不是重点,陈坤也没有因此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作家。他想通过行走,内观,传播正面的能量,不是为了出畅销书。看完之后我相信这一点。

其实触动我的并不是他们在西藏行走时的那些片段,而是他回忆自己经历的片段。能平静地讲述自己贫穷困顿的出身,为了学费为了生活怎样挣扎,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没有受过穷的人不会理解那种辛酸,那种难以启齿,那种又自卑又自尊极强的心情。许多出身贫寒的人,即使后来成功了也对自己的出身讳莫如深,甚至编造出一个体面的背景来,恨不得连姓带名祖宗八代都PS一遍。穷不是错,是罪。我觉得陈坤二十多岁时未必这么坦然地讲出来,他也许不会粉饰,但他不会讲。人二十多岁时是绷紧的,拘谨的,你能感受到他那种无形的 “界”。尤其是从底层奋斗到上层的人,很难有幽默感。但随着阅历的增加,年龄的增加,有智慧的人会慢慢给自己松绑,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终于也懂自嘲。当然有的人一辈子矫情,那其实也不错。又想到王怜花那句,才高于志,土木形骸。只有非常有智慧的人才能做到几分。陈坤无疑做到了几分。

他讲了别人对他的很多帮助和提携,关于吃的细节很多。他考东方歌舞团时的指导老师留他吃炖牛肉;他第一次在法兰克福机场,使劲儿闻到处飘的奶酪和面包味儿;读大学时,学费要自己挣,生活费要自己挣,还要帮家里。晚上在夜总会唱歌打工,早上六点多要做早课,总是缺觉和营养不良。自尊又强,孤僻,不爱说话。他的同学们,许云帆给他带东北老家的山参;下铺的青岛同学黄晓明每次从家回来都给他带一大包虾干;女班长孔维用班费给他买吃的;史东辉用东北黑社会的方式非让他吃一盘涮肉。连赵宝刚第一次来学校选角,他也去朋友家蹭面吃了。二十出头的时候,正是最爱吃最能吃的年纪,又经济困顿,对吃的滋味儿吃的印象就特别深刻。难得的是那些帮助他的同学们为了照顾他的自尊还都做出大大咧咧的样子,难得的是他都一一记得。

陈坤一直说自己运气好,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其实有时候别人为什么要帮你,也是这个人值得帮。也许也是一种传递,现在陈坤有了能力,想去帮助别人。那些早年帮过他的人,也遇到过他们命里的贵人。

这几天交叉看着几本书,还有保罗·格雷厄姆的《黑客与画家》。我发现了格雷厄姆和陈坤的交叉点。他们都曾经在职业上觉得进展不顺利,觉得在做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事。陈坤只是为了多在北京留几年才无意中报考了电影学院,花了十年在三十四岁才真正爱上表演。之前的理想是做设计师,在大学期间拍完第二部戏《像雾像雨又像风》时拿到片酬就申请了欧洲的设计学院,因为负担不起而放弃。他当时想再拍几部戏攒够钱就去读书。没想到因为拍《金粉世家》而爆红,名利接踵而至,继而迷失,离不开演艺圈。接着是长达五年的迷惘抑郁时期。借禅定找回自己之后,他决定做“行走的力量”公益活动,传播行走的力量,传播正面的能量,让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内心更坚强。

格雷厄姆中学时喜欢写小说,在康奈尔大学主修哲学,后来发现哲学很难理解,研究生时去了哈佛大学计算机系,主攻人工智能。在这个方向进展不顺利,因此对学术感到灰心。博士读到一半跑去哈佛艺术系旁听。拿到博士学位后报名参加罗德岛设计学院暑期班,学习绘画,梦想成为画家。为了追求自己的艺术家理想,过了两三年收入低而且不稳定的动荡生活,不得不靠编程赚生活费。后来只好放弃当画家,因创立viaweb,被雅虎以4900万美元收购掘到第一桶金。有感于自己受益于天使投资人的经历,成立了Y Combinator,帮助那些有想法有才干的年轻人,YC也成了非常有影响的创业孵化器。李开复也受到感召,在国内创办了类似的创新工场。

他们都经历了“鲁莽地选择——迷惘——回归——回馈”这个过程。虽然短短几十字概括了他们职业生涯的变迁,但相信他们当时的迷惘和痛苦不比任何迷惘痛苦的年轻人更少。内心有强大力量的人,不管用什么方式,总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而且,不忘困难时拉了自己一把的人,接着把力量传递给别人。所以,相信和感恩是有大能的,相信自己,感恩别人。

回想我这一段时间,就是不能相信自己,不能认同自己。甚至有时候想,我愿意是任何人,只要不是我。为什么别人都自信满满游刃有余,而我就恐惧,就视为畏途。我曾不只一次跟好友说我是个懦弱的人。可内心我又不甘心放弃,不甘心我懦弱。我想强大起来,我想自信起来。现在我要相信,我可以做到。不能一直给自己划一个圈,用“我现在做的事不是我喜欢的”来催眠自己,以此作为不上进不作为的借口。自己的选择,纵然发现选择错了,也先漂亮了结之后再说。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其实仅仅靠十一天的行走,靠读书,想解决所有问题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启发我们对事对人对生活有一个正确的认知,积极的态度。道阻且长,需要上下求索。人生不是静止的,是一个动态过程,人是要一辈子成长的,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陈坤好的一点就是他是一个真诚的人,不为自己掩饰,不自欺,不欺人。自己错了他会写出来,会反省。他提到自己脾气坏,提到对自己人,他暴躁,真实,强势。而在西藏行走的第一天,与参加的大学生们发生了激烈的争辩,他意识到,真实不能作为暴躁的借口,为别人好不能成为强迫别人的借口。然后向大学生们道歉。不用多说,我们都知道认错有多么难,向比自己年纪小的人认错更难,而一个名人向普通人道歉,实在难。几人能真正做到对事不对人?慢慢要求自己向这个标准靠拢就是进步。

读完这本书,学到的就是真诚,坚忍,自律,内省。最普通的是最难做到的,我将勉力去做。

YK警句

这两天看黄佟佟的博。初看相见恨晚,看多了,麻了。不过伊是个热心人,在自己的博里大力推荐了很多她欣赏的人的博,果然干编辑的就是爱才若渴,而且姿态又低,好几个人都被她呼为“我偶”,而她真心做粉丝状,十足散粉。拜她所赐我也新增了三五链接,够惊喜一阵了。

也忙不迭的买了她的《傲慢即偏见》,她推荐的YK的《职场软实力,人生硬道理》。看YK的书,看着看着就出汗,觉得自己的职业素养十分不足,连带对自己的生活也没有想明白,所以搞得像在泥潭里一样,十分被动。决定狠狠把自己批斗一番,揪出皮袍下的小来。

YK貌似主持一个问答栏目,最触动我的一篇如下。

有人问,“……对现在做的销售工作简直厌烦到死。从工作第一天我就知道自己不想做销售,不知为什么竟也做了十年……很想改行换个工作,可是又担心balabala……应该不顾一切转行还是继续捏着鼻子做下去?

YK答,成功人士其实只做了两件事:首先,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肯为了得到它而不懈努力。很多人觉得现在的工作不适合自己,因此很难有大的发展。当遇到这种瓶颈的时候,首先要问问自己,究竟是厌烦情绪影响了你的业绩,还是因为做得不好才导致你讨厌这份工作呢?其实答案很容易找到,没有一个人喜欢做自己做不好的事情,只不过每个人心里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所以都努力逃避现实,给自己吹出一个美丽但虚无的肥皂泡,告诉自己说,只要换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就能够改变一切。

简直就是在说我。回想我这几年硕博的经历,当初考研,动力是觉得念的大学不够名牌,对妈妈说,我不甘心档案里一辈子写的只是ZZ大学。当时觉得科院好殿堂,也没搞明白我们所到底是做什么的,冲着牌子和专业和全公费就报了。第一年落榜。死心眼儿地再来一年,这次走运考进了。念上了才知道是搞雷达的,一个正常女生很难爱上的专业,我也在此列。所以研一下定决心不要读博,其实也就是嘴上在下决心。不知为什么老是对工作有一种恐惧,能在学校赖着就在学校赖着。进所头两年吊儿郎当,别说晚上周末加班,平时连在所里待够五天都不常有。一直标榜我不喜欢这个,我喜欢文艺,我要改行,可是也没把时间用在写文章上。既不认真做科研,也没认真发展自己的兴趣,就这么荒废过去了。到现在弄的毕业都悬,压力山大,都是自己一锹土一锹土堆起来的。同届别人都有一堆论文,水准也很高,我到现在连一篇结实的都没有,真是活该。

YK说的对,做事和做人是分不开的,做人马虎苟且,做事也不会漂亮。认真,勤力,善于处理压力,不抛弃不放弃,我年近三十一条都没有做到。也是一直运气不错,所以得过且过。是时候矫正了,务必过正,难道要等到五十岁来后悔吗?

家居(一)

昨天家中枯坐,浑浑噩噩,给于君打电话。她就是艾AA那种类型的“非常有力量的小女孩儿”,我无助的时候总想听她说说话。(PS: 黄佟佟博客中说最没用的女人是“王熙凤的脸林黛玉的心”,好惶恐,情绪低落时几欲对号入座,转而想熙凤的脸我是没有的。)她照例还是唧唧呱呱,听着就觉得很快乐,但是眼泪还是想往外喷。她还说本来领导让她来北京出差,她正高兴呢,“因为高中的时候咱俩一起去看《泰坦尼克》,四月不是要上3D版了吗,咱又可以一起去看了!”“可是又不让我去了,又让别人啦~”我说,没问题啊,你不能来我就去太原找你看啊。其实这是我听过的最长情的话,还没哪个男人对我说过呢。

她正上班呢,赶她去工作了。挂了机突然就有了勇气,给师兄写了如此这般一封邮件。“师兄,你好。我想请几天假。我没有事,也没有病。也可以说有病,如果尚未被医生确诊的抑郁也算的话。我精神痛苦,失眠,对自己不能认同,经常无缘无故痛哭一阵。说出上面这些话并不容易,事实上于我简直是一种耻辱,我也犹豫了好久要不要说,发这个邮件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如果您不准假我也非常理解,毕竟您这么忙我还为这一点儿小感伤小低落打扰。谢谢你看完这封邮件~日安~”我的毛病就是一写字就这个腔调,酸气,我最大的毛病就是求人还放不下身段。黑字落白纸上,毛病表露无疑。

师兄人非常好,隔了一会儿打电话过来。连说没关系,想休息就休息几天,方便回家就回家。还安慰我说人都一样,都有压力。还说我们这届很优秀,他很为我们自豪。可是我就是我们这届的黑羊,他们是很优秀,我不优秀。倒数第一,还乔张做致抑郁起来,其实全怪自己当初不用功不努力,把别人写论文的时间拿来看小说。现在怪谁来?这也就是在学校,抑郁了,罢工了,还有人亲切慰问。要是在公司,想休息,想调整?可以,走人吧。跟师兄通着话又哭了一场,真丢人。不过郁闷稍解。

以前和室友开玩笑,用“某某心里住了一个XXX”来造句。因为我一向欣赏志玲姐姐的大长腿,于是我心里住了一个宅男。室友是有口皆碑的“心里住了一个爷们儿”。而室友的好朋友,以前的MENTOR,则是“心里住了一个东北糙老爷们儿”!当时大家总结完毕乐不可支。其实我羡慕心里住了一个爷们儿的美女们,她们内心强大,做事利落,拳头上立人胳膊上跑马。她们就是亦舒笔下的那些职场丽人,我欣赏的唐晶,蒋南孙。北京现在无疑和亦舒二十年前的香港仿佛,这是她们的时代,她们的北京。虽然也有诸多委屈,诸多遗憾,但职场得意也是巨大的回报。我的朋友们,周周在红帽也很资深,指日经理;兰兰本来在陪老公瑞士读书,竟然重入职场,做了华为在瑞士的第一个华人女项目经理;跃潇已经一年多没联系,只身在德国做数据库维护工程师,上次传来的照片,一身黑,也很干练。她是最懂穿的,又在欧洲待了这么多年,现在风姿肯定与读书时那个和莫文蔚挂相的小女生大不同了。

昨天无意中看到了黄佟佟的博客,可当百忧解。其实人人确实都有烦恼,这个世界是野人的花园。她有一种唯心的理论,就是你认为环境什么样,最后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也有一定道理。只是我学到的一点就是,要写东西。写东西可以剖析,可以消解,可以安慰。“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我现在能做到这个都是了不起的进步了,于我,神秀的药比慧能的更灵。现在还没有和释迦结缘,知道的一点点故典,也是看《红楼梦》《康熙大帝》《不二》知道的。其实最困扰我的问题还是道路问题,14岁时我已经和好友讨论将来要做个什么样的人,却一直没把路走明白。一直在试错,知道了自己不适合干什么。还有一大堆没试过的想头,只是风刀霜剑,时间已经挤逼到这个份儿上,谁知道还容不容我“琴瑟不调当改弦更张”呢。少年读红楼,宝玉说,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可他怎么知道是哪一瓢呢?我又这么知道我的是哪一瓢呢?

也许我需要更多的勇气,去尝,去试。在把手里的事由了了之后。

蜜糖一样粘稠的时光

周五夜里3点,觉得肚子胀的难以忍受,一直打嗝排气,想便便却便便不出来,想吐也吐不出来。闹将起来,枕头衣服乱扔,大哭,眼泪汹涌,发出动物一样的声音。自然哥哥也没法睡着,想过来抱着我,不让他碰。后来想到家里有番泻叶,哥哥沏了茶,喝了渐渐平静了下来。睡是睡不着,在网上瞎逛打发时间,到6点40睡过去。

记不得周六都干什么了。

周日下午去打了会儿羽毛球,去时非常犹豫,哥哥一再动员才磨磨蹭蹭出门了。哥哥边锁门边说,让你出门真难。突然觉得很对不起他。最近总觉得对不起他,平时工作那么忙,有时夜里1点才从公司回家,我还整天发神经,要他哄。

周日5点多背上突然觉得痒,醒来,挠一挠出了小疙瘩,越挠越痒,最后挠出了一片疙瘩。怒,出了一身汗。踢被子,赫腾来赫腾去,脑子非常疲倦,但睡不着,脑子非常乱。后来睡过去,做了非常奇诡非常可怕的梦。猴子乌龟鳄鱼掉进了一个无底洞,洞壁上有很多小窑洞,里面也是猴子乌龟鳄鱼的组合,皮肤颜色各种各样。后来好不容易从这个洞出来了,进了另一扇门,是一个奇怪的诊所,里面的人都在手术台上睡觉,都长得非常丑陋畸形,见我进来,开始开工,继续手术,手术非常残忍。

想到要去实验室就很烦躁,害怕。想到要写大论文就非常排斥。周一赖在家里不出去,不上学,不学习。不学习又有负罪感。

我并不是怕延期。甚至有时想到延期以后的美好的计划。练书法。实习。

经常觉得害怕,又不知道在怕些什么。

很想好好找个人说说话。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找谁说。肯定不能跟爸妈说。他们不会理解的,平白让他们担心。朋友呢,都各有各的事儿,各有各的烦,你那点儿事儿说出来平凡无奇,一开口,她的难处比你还多,比你还大呢,顿时觉得自己是无事生非庸人自扰小姐身子丫头命。再说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真的没什么事儿,就是抑郁了。

希望快点儿过去,真想有架时光机,让我知道我下一次快乐是多久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