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2

江湖秋水多

12年的最后一个周末,冻土,大风。不辞冰雪地跑到金钱豹,部门年终尾牙。平生最怕应酬,最怕敬酒。但特特真心去敬了我师父一杯。
从昨天晚上回顾了上班五个月来的历历,打算写下来,怕自己会忘。但其实是不会忘的,怕的是自己会做不到。
徒弟的使命是杀死师父。
写了这一句,真是犯了贪嗔痴,五毒俱全。也许应该假惺惺地说:我的新年愿望是战胜自我!但是若没有参照,怎么知道到底该战胜何种自我?庆幸的是我身边不乏很有挑战的参照。
今天GG告诉我微博上看来的一句话:算法的本质是人工。粗听是句废话。推不出公式的时候也骂过电脑太笨,只会计算,不会推导。但既然是人工,就会融入一个人的习惯,个性,乃至偏好。所以算法是艺术,不是技术。
昨天听王彬做培训,关于译码的。因为没什么基础,没听出什么所以然来。一如既往,能提出切中要害的问题的是组长和我师父。
牛人法则一:对自己专业领域以外的东西也能迅速领悟并抓住要害(我师父喜欢用的词儿是抓住主要矛盾);
牛人法则二:不划定自己的势力范围,有兴趣了解和学习自己专业领域以外的东西,并具备相当程度,不只是到此一游;
牛人法则三:对自己不懂的东西马上承认不懂,并尽可能快地用各种方法搞懂;
牛人法则四:生动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听我师父讲,经常醍醐灌顶;听王彬讲,很有通感。能表达好,最主要的是脑子清楚,其次才是口齿清楚。
王彬在培训之前说,算法还很粗略,没有严格的理论基础,很多东西自己还没想清楚;但后来看指标,我师父表示其实已经可用了,可以试一试。王彬说,举个例子,现在看指标能区分出4dB和5dB,但你能区别出4.2dB吗?众人倒地,因为在实现时经常是5dB,10dB一档的,他是想把精度降一到两个量级。王彬就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这是我的理想。
牛人法则五:追求极致。
真心相信自己能做出完美的算法是很重要的。相信自己。我就经常没有这样的信心。没有对极致性能的进取心,就不会有兴趣了解最新的技术动态,不会有兴趣了解交叉学科的新进展,因为现有的算法已经凑合可用,性能貌似足够了。但对极致性能的贪婪,才会驱动算法不断更新,技术不断进步。
回顾自己这几个月做事,本应该自己想到的东西还经常要组长或师父提醒才能想到,没有经验固然是一方面,但也是自己没有多琢磨,多思考。推公式只管推公式,不管公式实际上说的是什么;仿真只管仿真,也不管数据实际上说的是什么。而且在推导和仿真的切换中,会变得麻木。一个貌似简单的算法(实际上也不简单)做了几个月,形成了思维定势,只想着性能还可以,实现一下就行了。还是没有追求极致的进取心。
几个月来,初窥通信门径,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虽然经常焦虑,但没有读博时那种厌倦心理,对通信算法这个行当说的上喜欢。焦虑是因为想一口吃个胖子。以后要按照牛人的标准来做,牢记自己的使命。希望两年后,I GET MY OWN STYLE.
算是对自己的新年寄语。

PS:照例说说最近看过的书。

看了徐皓峰的《大日坛城》和《刀与星辰》,后面那本是随前面那本顺便买的,结果反而是被顺便的那本折服了。《大日坛城》其实还没有看完,没有那种想不顾一切一口气看完的欲望。《刀与星辰》太牛了,韩松落的影评是阴柔的,张爱玲一路,看的我一度怀疑他喜欢男人。徐皓峰的影评看着非常爽,信息量大,线条硬朗。

看了很多《瑞丽伊人风尚》,日本熟女杂志对色彩和面料的那种敏感,对搭配的那种分寸,非常到位。而且模特都有一种令人信服的职业感,虽然不年轻了,但就是很优雅有韵味。真是有气质这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