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3

初夏症候

记不得是哪年第一次看《球状闪电》了,最近这些年每年都会看一遍,每次看竟然还是一样思潮澎湃,随着越长越老,更多一种慰藉。知道别人一样脆弱,孤独,又有我没有的坚持和勇气,没有比这更好的慰藉。刘慈欣的书有一种高贵感,使得极致的残酷也不那么可怕。《少年PI》倒有这个气质,明明极致残酷,却又有一种高贵,又非常美,让你看的当时只感到那美,回头思量才体味到那恐怖。
最可怕最有力量的只有思想。不管是最近新读的《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还是重读的《球状闪电》,都更让我明了这一点。
从来没有明白过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也想不明白想做一个怎样的人,这非常困扰我,这种困扰又没人可以言说。有一个偏男性的大脑,喜欢酷的新奇的理论,但又懒得深究,这让我常常有一种荒芜的感觉。越来越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懂,对不懂的东西又不想多说,所以话越来越少。偏偏又不懂得聊家常。有时候想,哑是一种最好的残疾,盲却是最可怕的。
只想远离人群,静静的自由的读书。这当然是奢望,要工作,要为稻粱谋。除此之外,也还是没有离群索居的心理素质。虽然很容易厌倦别人,但每每下午三点,办公区一片喧嚣,大家忙着讨论工作,打电话,开会,竟然会生出一种感动来,为这种工作着的人的美丽。这一刻大家超凡脱俗。厌倦个体的乏味,需要人群的温暖。这也是工作的理由吧。
越来越没有性灵,又鄙视泛滥的小感动。别人看我不拧巴,我笑别人看不穿。很想在乎点儿什么,却真的想不出来。麻木至此。
其实现在的生活挺好的,虽然不至全然没有牵挂。我是这么怕羁绊的一个人,和怕羁绊一样怕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