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5

蜜烤鸡翅

到悉尼快一个月了,竟也没动笔写点什么,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所思所感。然饱食终日,乱糟糟的想法其实火苗一样时时窜出来,也像火苗一样难以捕捉,不成体系,所以想想也就丢了。

都说来了外国有语言环境英语慢慢就流利了,实在是一厢情愿的大谎言,自欺且欺人。我这样面皮薄的,开口反而更少了呢。一说话就着仨不着俩的,说话能力尚不如黄口稚儿,遂默默。分享同一屋檐的伊桑,澳洲本土小伙,留着络腮胡子,性格也像普通外国人一样开朗,多礼,有时问候我一句家常不过的HOW R U,竟也说不出FINE, THANK U AND U呢,全无开口的底气。另一家广西南宁的室友每每很外国人做派的同他打招呼,我偷偷学去,然而暗暗给自己打了一个月的气,还是抑扬顿挫不起来。

提到合租,真是反人类啊。幸喜室友都是正常人,没什么奇葩(就是不知道在他们眼睛里我是不是奇葩)。但公用厨房,公用洗衣机,就不得不统筹好啊。观察人家开伙的时间,错开着,炒完菜马上把锅洗了,再也不像在国内那样,吃完锅碗瓢盆用水一泡,干别的去,搞得厨房像灾区,倒是训练了好习惯。年轻时没在北京跟人合租过,现今找补回来了。

前几天无意中逛到Woolwealth, 买了一大盒鸡翅,寻思着用料腌上一下午,刷上蜂蜜烤了吃。两个人烤六个怎么着也够了吧,那要不要把一盒全烤完请室友分享呢?听着也像是好主意,但是再一想打破了平衡。因为我们同住的室友们,我和猫猫是夫妻两个,小梁是一家三口,伊桑是单身小伙儿。平时大家做饭风格不一样,我们小俩口儿是简约派,早上牛奶麦片一泡,午餐晚餐或者各种菜啊豆腐啊煮一大锅,或蔬菜肉炒一大锅,有时甚至热个Pizza分食就得,务求简单快捷。小梁们是南方人,吃饭自然讲究的多,主食是要米饭的,肉是肉菜是菜的,加上有八个月奶娃儿,餐餐精心料理。伊桑虽然一个人,吃饭也绝不含糊,煮意面竟不用现成的肉酱,自己做肉酱,每天早上必做一大壶现磨咖啡。算起来我们俩人竟是最凑合的。今天你请别人吃了烤翅,人家必想着回头报答,比如伊桑吧,万一想着报答就得准备五个人的吃食,这难免有点儿为难。所以是不是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自己吃了算完呢?

我这样跟猫猫一讲,他也就犯了踌躇。我就问,你知道卡尔维诺讲的黑羊的故事吗?猫猫是小羊肖恩的粉丝,听到要讲黑脸羊(并不是)的故事,就认真的准备听。谁知道我讲了这样一个给偷东西翻案的故事。猫猫听了半天,肖恩也没有出场,就说,胡萝卜我都切好了,菜你来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