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5

嘻哈琅琊

最近在看两部剧,《Empire》和《琅琊榜》。早些年看个电影看个剧还会写写观感,近年来严重依赖豆瓣,看电影之前要先看评分和剧透,之后要看长评,而豆瓣大触出没,写出的评论诙谐有之深刻有之广博有之,每每叹服,我想到的没想到的人家都说的很精彩了,我何必再费笔墨?比如,一位在西方学习政治经济学的豆友写的关于黑暗骑士第二部和第三部的影评(鸿帆“TDKR是一部反革命的电影么”,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565281/),直追溯到意识形态领域的暗喻,最令我印象深刻;还有宇宙少女柴斯卡分析哈利波特系列,让我反思自己读书只注重阅读的快感而忽视了读书所提供的趣味之外的更重要的其他。如何改进呢?写作。写评论,不是为给别人看的,不是要和别人比的,是对自己的思维训练。

这两部剧我也看了一些评论了。甚至单个剧集都有死忠粉写出高水平的剧评。但他们分享了一个相似的批评,剧本弱于表演。《Empire》被评剧情狗血,成年黑人版Gossip Girl,抓马肥皂剧;《琅琊榜》被评为剧本对不起精良制作演出阵容,梅长苏与玛丽苏杰克苏并称三苏。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呢?如果这两部剧是两部寓言呢?

先民们擅长讲简单的故事来告诉后代自己的经验和道德观。道德来源于什么?为什么一些品德,比如诚实,乐于助人,不要嫉妒等等,会成为人类共有的道德?哲学我不懂,但我以为是来源于经验。虽然人的本性是最大程度的维护自己的利益,但在长时间的社会形成及与他人的博弈中,人们发现相互妥协,必要时对他人做出让步,偶尔站在他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和做出反馈才能最大程度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形成了人际交往的基本逻辑,于是慢慢演变成了道德或者法律,并且随着时代的前进继续演变。

《Empire》也许中国孩子看了更心有戚戚。一个总是按自己的想法去雕琢儿子的父亲,如何一步步众叛亲离。大儿子没有他最看重的音乐天赋,当不了嘻哈歌手,而是念商学院娶白人媳妇,所以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被他看重,最后精神出了状况;二儿子是音乐天才,同时是个GAY,而他是一个顽固的Homophobia,为此他逼二儿子形婚,甚至扒灰生出一个女儿说是儿子的女儿;三儿子既有音乐天赋又听他的话,所以开始时最得赏识,但因为从小没有母亲照顾,在恋母情结的驱使下找了大自己二十岁的女友,被他强行拆散。在剧里,当Jamel还以为Lola是自己的女儿,提出要自己抚养女儿时,Luscious说何必呢,我很乐意照顾Lola,Jamel直接就问,如果她有什么不合你心意的地方呢?

想起豆瓣小组父母皆祸害。多少人并不懂怎么做父母,养孩子如养盆栽,一旦有不符合他们审美的旁逸斜出,就想方设法剪除。可惜人非草木,最后多少父子陌路甚至反目。

人,只有经历过身为少数派所承受的压力,才能真正理解其他被压迫的少数派。为同性恋平权运动欢呼,为女权运动欢呼,为少数族裔权益运动欢呼,都是浅薄的。就我自己来说,随着年龄渐长,家长也多多少少会提到生孩子的事,但我是不想要孩子的。虽然道理上我很明白,身体是我的,子宫是我的,我生不生孩子有自己决定的权力。但我还是觉得愧对公公婆婆。看到《奇葩说》那被禁播的一期,要不要向父母出柜,才能多少理解一点姜思达蔡康永们的眼泪。

empire-season-2-cast-2015-billboard-650

说说《琅琊榜》吧。如果看故事,确有硬伤,但那一份为公义为情义虽九死尤未悔的精神是结结实实传递出来了。这是一个电视剧的格局。不要一说网文改编剧就觉得格调不高。文笔重要,但立意格局更重要。同是网络言情,我喜欢桐华而讨厌辛夷坞。因为桐华笔下的人物都有一份傲娇,气度高华,在逆境下也坚持自我;而辛夷坞笔下的男人,无论主配,个个做作猥琐,随时准备为利益牺牲感情,这是因为作者心里没有一个理想的男性形象,自身格调不高,即使虚构也构不出有担当有格调的男人。《琅琊榜》节奏好,骨架好,更难得内核是坚定的,为了政治清明的理想,为拨乱反正,一干人等不忘初心,不惧牺牲。这在当下的中国尤其有意义。一个民族有这样坚硬的内核才有希望。

10340280-500

不想等老了才后悔年轻时从未拥有过马甲线

就是有这个爱博心劳的毛病,感兴趣的物事颇多,却总是三五天就撂下了。习柳字,画彩铅,玩儿篆刻,莫不如是。我还买过一个独轮车,杂耍的那种,我会乱说?有时候刷知乎,看某领域的大触动辄下笔万言,津津乐道,就努力想一下,有哪个领域是我能说上这么一篇儿的?

真没有~掩面~

这不死性不改又发展了几个新欢。开始学日语了,刚背下了五十音图;8月底开始跑步,但是左脚总是受伤,打算上无氧,深蹲,腹肌撕裂,再加上ballet beautiful的天鹅臂,姿势训练和拉伸,她的shrink waist training有点儿无趣,十几分钟就一个动作,所以还是腹肌撕裂者吧;还得减脂,配上慢跑。从小我就脑袋大大,肚子圆圆,混迹微胖界,小时候邻居爱开玩笑的谷大伯(要是我邻居是谷大白话多好)见了我就念,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年稍长,读圣贤书,坐冷板凳,四体不勤,五谷不识,小腹越发鼓凸,加上已是人妻,正介育龄,观之像揣了三月胎儿,我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我不要当我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回想起我青春欢畅的时辰,从未拥有过马甲线!拼了,送马甲线给自己,作为三十岁的礼物!

最近发现了城里的一个好耍处,纪伊国书屋,里面中文书倒也不少,可惜品味有限,而且都是繁体版。不过还是入了繁体竖排从左往右翻的章诒和先生的《伶人往事》。Sci-Fi类很全很新,看上一本星云雨果双奖的《the just city》,正在读kindle版。刘宇昆先生译的《三体》英文版非常好,几乎没有那种跨语言后给原文本带来的损失,不过读到1/4又撂下了,得捡起来坚持读完。另外就是发现了Gutenberg这个宝藏,是为了找Oscar Wilde的《de profundis》。书债太多,得抓紧清一清了。优先读完这几本,加上《文学回忆录》,这个月就差不多了。

11月The Australian Ballet在歌剧院有演出,打算买票了。我一直喜欢一个美国的舞蹈真人秀节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 不过有两季没看了,上次在Canberra住旅馆时在电视上看到正在进行第12季。那些参赛的孩子实力都非常强,看的时候我的嘴巴经常是O形的。但是有时候节目会设计明星dancer过来助战的环节,这时就能看出这些选手和专业舞者的差距了,专业,真是一个迷人的词儿啊~说不定以后我也会去学一门舞蹈,恩,我想学钢管~

也许我应该学学扎克伯格同学,每年学一种新东西,今年,我就日语啦~钢管舞先去领号码牌排队吧~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

TheJustCity_cover
three-body-cover
deprof3
9yatvjdfrl1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