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6

活在历史之中

昨天撕咬的异常激烈的美国大选终于尘埃落定,”it is a BOY!”我之前对大选和两位候选人了解并不比微博上那些只读些大路货的网友更多,因此也没有敢表示出什么倾向,虽然对川普的一些言论感到厌恶,但看了他当选之后一些民主党的拥趸如丧考妣,更有一些人走上街头反对新总统,倒觉得大可不必。我一个局外人,尚且对美国的三权分立有信心,从小沐浴在民主自由平等观念之下的美国人,更应该对下届政府对自己国家的未来有信心才对,就像希拉里在败选演说里说的那样,”we owe him an open mind and the chance to lead.”不过话说回来,我不满,我就上街表达我的不满,本身就是言论自由的践行。

除了希拉里的败选演说,也看了网上疯转的之前川普大女儿伊万卡为其父拉票的演说,不得不说在美国政坛,不会演讲绝不会成功,高明的说话之道是政客的必备条件。老早以前在TED看过一个竞选过纽约市长的印裔女法学博士的演讲,风度令人心折,跟那些动不动扔过来一大堆图表数据的nerds就是不一样。当时我就想,一个女人竟然能有这样的风度气质,我怎么才能变成这样。甚至觉得如果我以后有个孩子,一定诱导ta学法学。

微博上也关注了一些在海外比较活跃的人,怎么说呢,就觉得虽然人是出去了,但成年以后那个思维已经很难改变了,之偏激之狭隘之浅陋,嘴脸难看自己又不自知。取关了几个。Open mind, inclusive, big-hearted, 说来容易,几人能做到。以后不能老看微博了,也不能总看博讯端传媒那几个中文媒体,得养成看外媒新闻的习惯,还得兼顾左右,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嘛。

我总是被强大的女性吸引,向往她们,希望自己也变得强大。想读一读希拉里的自传了,之前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不管怎样,她是一个复杂,坚韧,了不起的女性。这一年又近尾声,每一年其实都深觉自己以往的不成熟,自己的狭隘,庆幸的是自己一直在成长吧,还需戒掉浮躁之气。

PS,之前在朋友圈看到我姐转的一篇分析张靓颖婚姻的八卦文章,说张的先生培养张是光源氏养成式的,还加上评论,“怎么希望有人能把我慢慢养成呢?难道是太懒?”,看了之后有点儿悲哀,我姐是一个内心孱弱的人,在婚姻里也处于弱势,她不是太懒,而是依赖性太强,不自信。其实我也不够自信,但我绝不指望别人,唯有锻造自己。

这篇写的乱七八糟,本来写到一半想弃了,想想还是咬牙写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