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

最后一个暑假,尽管丝毫没有放假的轻松心境,做事上却确乎缓了下来。

昨天突然想以一种角色扮演的方式度过这些自己支配时间的日子,比如,想象自己是一个鬻文为生的自由撰稿人。刚好刚看了《变形金刚3》,昨天就写了篇日志。写着想着,碰到忘记的细节还要谷歌百度之,search的时候又发现了别的感兴趣的东西,先跑去看半天,接着像挖矿一样越挖越深,沿着岔路越跑越远。比如我想起了大刘在《三体》里提到了什么比尔马修的接触符号理论,内容忘记了,搜之。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对这个感兴趣,而这个人,这本著作,这个理论其实是大刘杜撰的。晕倒~一个媒体人罗小亦也对这个感兴趣过,在她的天涯博客里提到过。然后我读了她的博客,发现很有趣,文笔刁钻清丽,而她本人就是书评人和影评人。于是我贪婪地想读完她所有的博客,又要忙着惭愧,我跟人家比可是差远了,吃不了撰稿人这碗饭。有眼光没才华真是至大的悲哀啊……好不容易拉回来接着写,需要查演员表,查询之下又发现演那个女情报总监的是个牛人,是像海伦娜一样很有个性的演员,又津津有味地挖了半天……又看会儿《三体X》。就这样,一篇日志写下来已是夕阳无限好了。

在19层的小公寓里宅着,越过窗外的住宅楼群,也还有远山淡蓝的影子。竟有蜻蜓,原来它能飞这么高,经年没有见过这种昆虫了。物理所院里的大花缸种的有荷花,那里也许蜻蜓更多,年轻的父母可趁机对孩子进行国学教育。但我自小不喜欢接天莲叶无穷碧这句,殊无美感,映日荷花别样红也浅而近俗。还是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好。还是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好。还是李义山好。

立了雄心壮志要减肥,在万能的淘宝上买了大批西柚(只有荷包减肥了才会看到希望……)。前几天买的健腹轮也送到了,试了几下,实在太累了,肚子倒没怎么,现在胳膊还酸。

如厕时坐在马桶上看《江湖外史》,感动于其中所引的诗

曾有一个女人我为之心碎

那时我年轻,爱得纯洁所以爱得疯狂

然后爱也会找一个好日子悄悄去死,像毁损的容颜

也许是我对不起别人吧,先埋下了种子,但那块土地却如斯厚重,等种子发芽了,我却已远行……也许是我不懂爱,不愿意为爱受苦。

现在读书实在是浮躁了,但每隔一段还是想跑一趟书店,逛逛豆瓣万圣啊什么的,衣食住行都乐得交给淘宝,但买书我却固执地喜欢书店。

读到“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神经兮兮地想,以后要是生一对龙凤胎,儿子就叫尹白马,女儿就叫尹白玉。跟猫猫说,当然,先是照例称好,接着他又担心道,会不会有点儿怪啊?有没有别人叫“马”啊?我说为什么要跟别人叫一样的名字啊?再说生龙凤胎的概率几乎为零啊,这个好名字可惜了了用不上的。

3 thoughts on “刹那

  1. meroone

    就如同我在Google阅读器里看到的某篇文章讲的一样,搜索引擎改变了人们的记忆方式,我们要记住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关键词。
    由于网络的延展性,最初搜索的内容与最后的内容,就比如我写这条评论期间,我已经在Chrome应用商店逛了一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