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散去还复来

最近总是很玻璃心,老是被一些新闻刺痛炸毛。5G标准之争,中国成为引领者,我看了生气,想着如果我现在还在华为,肯定也参与5G标准协议筹备工作了;华为人均年薪达到58万,我看了更生气,这几年我少赚了一百万,相比之下卖房子时正赶上北京房价低的时候我倒是没太大感觉了。一直喜欢量天尺,在悉尼的Burning warehouse总没看到,上周末在gumtree上看有人转手,60刀一株,80cm高,看了很是喜欢,犹豫了几天被人买走了,生气,现在买个几十块钱的东西都犹豫再三,还不是因为这几年都是靠一个人的收入,还房贷加日常开支,然后就不敢随便乱花钱了吗?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近三年了都没赚钱,虽然不至于到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地步,但买不相干的东西总是得思量思量,觉得可有可无的东西就不买了。钱,钱,钱。
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父母都是死工资,又得养活我们两个孩子,总是紧巴巴的那种日子。虽然不至于赤贫,但也就是满足个基本生活,稍微讲点儿品质,想买点儿让自己高兴的小玩意儿,或者去贵点儿的餐厅吃个饭,去远点儿的地方旅个行,就作罢了。
很清楚的记得一些小事儿。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是干什么我手弄脏了,兔子递给我一包心相印的面巾纸,是那种对开小包带着花香的,当时估计一两块钱一包?我从来没有买过这么精致的纸巾,连普通的面巾纸都很少买,都是用大卷筒卫生纸,就这么一件小事儿记了20年。还有别的类似的,也许穷人对这些事儿都记得特别清楚吧。
按理说我应该长成特别计较钱,赚钱特别鸡血的那种人,但是可惜没有。
没有李健朴树LeonardCohen的本事倒长了他们的脾气,活该loser。
好了,负能量也散发的差不多了,好好刷题,争取拿到女神公司的offer,开始赚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