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龙在田

最近后知后觉看了《歌手2017》,一曲入魔,迷上迪玛希,想为这个美好的男孩子写一点儿字,表达一下澎湃洋溢的赞赏迷恋之情。悲哀的是,一边沉迷男色一边觉得,嗯,我还是老了,微博上那些没羞没臊的小姑娘们,哭喊着宝贝小甜饼老公嫁我,我脑中小剧场了一下,觉得饶是迪玛希这么帅气可爱迷人,我对他竟然也只有纯洁的赞赏之情,完全是欣赏他的才华,诚然我也爱看漂亮男孩子,但是他的颜值是对他歌唱表演的一种辅助,美貌神情动作气质和高超的歌唱技巧一起,形成了他大气磅礴又深情缱绻的台风。而竟然勾不起我对他的性幻想,试了试,我对猫猫说,“看来我还是最爱你,我这么喜欢迪玛希也叫不出宝贝小甜饼,只有你才是我的宝贝小甜饼。”看来我的力比多在衰减了。

迪玛希像精细切割的钻石,看似剔透,实在多面,让人看不透因而看不厌,愈看愈入迷,美貌天生,气质养成却要归因于他高超的艺术素养,帅哥也要多读书才能成为极品。像当红的流量小鲜肉,归国四子之流,徒有雪肤花貌内里却是草莽,只能吸引低龄粉丝,当然低龄粉丝也是战斗力最强忠诚度最高的,谁还不是打年轻时过来的。不提高超的演唱技巧,哪怕只看脸,迪玛希也骨相绝佳,眉目舒展额头开阔,清朗不甜腻,可塑性极强,就像苏菲玛索,长相兼具东西方的特色,更难得一米九零的模特身高骨架还很匀称纤细。不像吴亦凡因为五官过于紧凑显得有一丝凶相,也不像鹿晗过于秀美显得女相。由于地缘和历史因素,哈萨克斯坦虽然地处中亚,但深受东欧文化的影响,而且迪玛希出生于文艺世家,父母都是专业的音乐人,父亲也能创作,因此音乐品味高贵,热爱文学诗歌,说话动辄引经据典,典雅斯文质朴,隔着厚厚的语言壁都能感觉出来。

有时候看动态的迪玛希会生出一种穿越感,虽然他长着一副流量小鲜肉的脸,但举止优雅,有超出这个年龄的绅士做派,也许在本国年少成名,家教严格,接受采访都非常官方,正经的不行,到了中国以后才展露出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子应该有的活泼和捣蛋。看哈国访谈,感觉作为一个刚刚独立25年的前苏联盟国,哈国有一种我国上个世纪80年代的朝气蓬勃感,人人热爱文艺,崇敬诗人,男人以做真正的男子汉为荣,女人也很有女人味儿,有着发自内心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赠书赠画给别人是最珍贵的礼物,动辄把一场歌唱真人秀上升到家国大义的层次。迪爸迪妈第一次约会甚至是在某广场的列宁雕像前,这样的红色浪漫让国人倍感亲切。不像我们的网络文化已经被花美男女汉子屌丝伪公知冲击一波一波又一波,向愈加粗鄙的方向狂奔。而身处互联网时代哈萨克斯坦又能接触到这个时代西方最流行最先进的文化资讯,音乐上也在融合民族与流行,这种碰撞很有意思。当然我对哈国了解太少,这是一种带着滤镜的文化想象。迪玛希从质朴的哈国空降到物欲横流消费主义盛行网络气氛暴戾的中国,以后还要走向世界,目前看适应的也挺好,看来他并不想做部分粉丝所期望的那种阳春白雪的艺术家。他有野心,有名利心,当然他有做世界级巨星的实力和资质,但这种能屈能伸的适应能力和能俯就大众的弹性也是成为流行巨星的必要条件。他唯一的障碍就是语言了,不过这个障碍也不小,一个日程这么满的成年人想精通一门外语还是挺难的,作为歌唱者对发音要求更高,要宛如native singer真得痛下苦功,从这一点看上帝还是公平的,把有才华的Justin Bieber降生在加拿大,把几十年一遇的天才降生在哈萨克斯坦。

看真人秀真的很有意思,虽然是经过设计的,但每个人的真实禀性总会流露出来。李健就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对照样本。其实我算听李健的歌很早的,在他不那么红的时候就开始听,最喜欢《向往》和《紫罗兰》,但我一直不算他的粉丝,觉得“音乐诗人”他略担不起,周云蓬左小祖咒都更有资格。李健不够浑然天成(想起迪玛希海报上的那句话“没有理想的人,如同荒野的戈壁”,游牧民族血统彰显,比兴浑然天成),说白了就是天赋不够,高晓松也是这一挂的,本身创作天赋普通但是审美过硬,知道该往哪个方向靠拢,所以经过漫长岁月的修炼也达到不错的水准,但是总没有那么直击人心,正好挠到心上的那块痒痒肉,用王国维的话说就是总觉得“隔”。理工科毕业的知识分子,老端着,绷着,音乐诗歌最讲究性灵,不能解放天性直见性命终归是二流,就像国画里的文人画流派。

从李健粉丝做的表情包也可以看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看的出来大亮最讲体面,倒也萌萌的很可爱(写到这里要转粉了是怎么回事)。就拿《歌手》第十期来说,李健唱完《红豆曲+一生所爱》,回到后台众人夸赞的时候,说了一句“有个小遗憾就是没唱粤语,因为我粤语不太标准,艺莲姐在这儿我不太敢唱”,要面子的完美主义拖延症既视感……反观迪玛希,中法俄英意,各语种的高难度大歌都来一遍,除了俄语都是”terrible, but acceptable terrible”,那又如何,即使发音被群嘲,依然霸气地用音乐征服你,果然各国人民都拜服在其强悍的音乐表达之下,即使想吐槽也弱弱的。李健爆红是参加第三季歌手,这位哥在歌手结束取得第二名最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时抽身而去远遁美国,为了“躲一躲”,他有自知之明,怕自己迷失,这一举动也为媒体所称道,但从另一面来说,这也暴露出他不是一个强者,驾驭不了突如其来的巨大名利和随之而来可以预见的那些麻烦,害怕原本的生活轨道突然改变,干脆避开等着热度下去,也给自己一些时间做整理。但小他二十岁的迪玛希,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世界是个巨大赌场,他决定不浪费自己手握的筹码,奔赴自己的命运,也许他会成为传奇,也许只是一颗流星,毕竟成为传奇除了天赋还需要绝顶的运气,但迪玛希没有想过要逃避,比他的天赋更难得的,是他的执行力和过人的勇气。

我不懂易,只拿易的言辞做比。李健身上具备中国传统士大夫的理想人格,有玉的质地,克制,审慎,哀而不伤怨而不怒,得坤卦,至哉坤元,厚德载物,含章可贞;而迪玛希,天资迥异,胸藏江海,挟风雷之势而来,得乾卦,大哉乾元,自强不息,元亨利贞。

想想我为什么就是对李健粉不起来但对迪玛希一曲沦陷,可能因为我跟李健是一类人吧,死要面子的知识分子,审美高于才华,善于自省而略乏勇气。我为什么要欣赏崇拜一个跟我差不多德性的人?而好眼光让我一眼能识别出征服者,被美征服,被力量征服,束手就擒。李健对迪玛希的欣赏回护除了爱才之心,应该也有一份羡慕,看到了他身上自己没有的东西。

而且迪玛希把我的审美生生拔高了一个层次,扩展了我欣赏音乐的边界。因为他唱了《一个忧伤者的求救》,我看完了法国摇滚音乐剧的开山之作《Starmania》,惊叹,拜服,改日专门写个感想。他拍海报时随口唱了两句《大教堂时代》,我又开始在油管上看《巴黎圣母院》。他的歌剧嗓让我对歌剧产生了兴趣,正好三月到四月是悉尼的歌剧节,买了《卡门》的票,十月的《蝴蝶夫人》应该也会去看。甚至我对东欧文学都开始想要深入了解,开始读艾特马托夫的《一日长于百年》。

啊入魔了~

上次这么迷恋一个会唱歌的男生,还是10年前。陈楚生,凤凰花又开。

那年4月,刚刚考上京城的研究生,且是“名校”,光灿灿的未来就在前面,那么近那么实在,一抬手我仿佛都能摸到那暖光。而距离9月入学足足五个月,不用为任何事情忧虑,尽管在家做米虫,每日晨昏颠倒,看小说,追明星,父母也宽容且骄傲,晚饭后有时一起散步遇到街坊,人家总要凑趣问起什么时候走啊?父母总是脸上放光的答,还有一阵儿呢,九月才开学,可把孩子累坏了,正好在家养养。

那个永远不会结束的悠长夏日啊~

读了些什么书全然记不得了,只记得把晋江上天籁纸鸢的BL小说都读了一遍,哦对了彼时正值和初恋分手,心里还常记挂那个负心少年(尽管他劈腿在先,在我们交往期间打传奇网恋然后跑到福建见网友破了处,中二的一比,让我伤心了近两年;可后来我们竟然还一直保持了一段相对友好的关系,也许我真的不记仇吧,也许puppy love就是特别,也许我是颜狗对漂亮男孩儿恨不起来;出国之前还见了一面,发现他少年气已消磨殆尽,反倒释然了,以后不会再联系;写到这里发现,虽然我一直不喜欢王菲,但对她有一点确实是认同的,还是爱少年),那些一时虐一时甜的网文正好契合我的心境,自动代入那一种又悲壮又荒诞又庄严又甜蜜的情境,尤其是《天神右翼》,现在想想真是荒唐混乱的可以,可是那时我完全沉迷进去,被治愈了不少(但我似乎从来没读完过,后面成了父子实在读不下去了,而且我最喜欢的不是路西法和伊撒尔,而是玛门和贝利尔)。有一个通宵也记得很清楚,夏夜隽永,寂静无声,把《球状闪电》读完后整个人都在颤抖,整个世界好像都不一样了,从那以后养成了每年读一遍《球状闪电》的习惯,这成了我最爱的大刘的作品。一直觉得大刘的文风深受俄罗斯文学的影响,总有一种悲壮感,宿命感,多年后他得了雨果奖,从小众的科幻作家变成了中国科幻的旗帜,人红是非多,有人说他文笔不好,我都诧异,怎么会,他三言两语营造意境的能力和古龙不相上下的好伐,而且自成风格,一看就是刘氏出品。

最喜欢的,是每周看快乐男声的比赛,然后再去楚苏王道吧追大触们写的同人文,陈楚生温润如玉的气质和唱歌时时而显现的霸气,以及他和飞扬跳脱的苏醒之间的互动,让粉丝们产生无限遐想,也是什么人设安在他俩身上都契合,于是产生了一大批质量非常高的王道文,《空位》《钟鼓楼》《凤凰花又开》《声影浮生》《荼时间》《青龙敖楚》……那时的粉丝,真有才华啊,文笔真好啊,现在这些花儿们都散落在哪里啊?现在这样的粉丝哪里去找啊?感谢她们给我造了一个梦,让我度过了青春里最美好的一个夏天,纯情又伤感,永远记得那届快男结束时,何老师那句话,

那么,就是这样了,再见~

可笑的是,当年张杰的粉丝就拼命黑陈楚生,如今十年过去,楚苏已沉静许多,跟我家玛希过不去的竟然还是张杰的粉丝,md都要夸一句歌坛常青树了。庄子早有云,鸱得腐鼠,仰赫鹓鶵。

那么我的小甜饼(终于还是忍不住私心这样称呼一次),祝你一路朝着自己的目标奋进~哈萨克人忌讳谈及对未来的计划,但我想你心中一定有一个很大的目标~静静地看你一步一步靠近它~

小马驹,要长命百岁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