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倚袈裟

看《南闽十年之梦影》。弘一法师在家时真是洒脱之人。听到朋友尤惜阴要去暹罗,很想一道去,就一日准备好,一道去。从上海到泰国途经厦门,住进南普陀寺,和诸法师“相契”,就住下了,不再想去泰国。真是任意所之,羡慕啊羡慕。

 

其实弘一法师真性情如何我不得而之,不过断章取义。他的南闽梦影写的相当平实甚至寡淡,可能是出了家的缘故。我不过由此几句生发了去想象而已。

 

每觉羁縻甚多,大不自由。其实自由到底是什么也没搞的十分清楚。只是读到《雍正皇帝》时写十三爷胤祥英雄性情,心有所想身有所随,就觉得十分畅快。言必践,行必果,寻常看是美德,其实换一面看,那样一种挥洒自如从心所欲,是多么难得的风度,成本甚高,我辈凡人估计也玩不起。所以要谨言慎行。

 

越难得就越向往。

 

不只我向往啊。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二十五回让癞头和尚顶帖:“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辈。”苏东坡也喃喃“何时忘却营营”,金庸让令狐冲笑傲江湖,让杨龙隐居终南,都不过是想逃避现实。不过这是不可能消灭的矛盾吧。他们之前也都承受了超出常人的痛苦。

 

也许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做,又能养活自己就是一种自由。也许在规则之中游刃有余又坚持良心就是一种自由。也许能磊落的喜欢一个人也被人喜欢就是一种自由。

 

今天在超市找到一种汉波脆枣,很好吃。因为不太像枣了。

 

兔子通过了安徽的公务员笔试,近日来的好消息。希望她能顺利通过面试。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最坚强的女孩子,有理想有才华有担当。希望她幸福。我有时真有心灵感应吗?前两天特别想给她打电话,结果她真的在北京。可惜还是没见面,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去火车站赶往安徽去资格审查了。

 

最近我有些傻了,昨晚从教室回来走的很慢很慢,希望他也上完自习往回走可以碰到,结果当然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